第二章 医生帮帮我
作者:欧乐檬      更新:2024-05-13 23:14      字数:3444
  恶作剧成功的愉悦可能让酒精的效力成倍增长了。
  方璐倒在车后座,咯咯地笑个不停。她看到的景像都加了一层迷离的闪光滤镜,配合着欢快的舞曲,让她忍不住手舞足蹈。
  “我们去跳舞吧!”她开心地大喊。
  丁芸茹笑着不看她,“醉得都站不直了还跳什么呀。”
  “醉成这样跳舞最开心!我看谁都漂亮!看谁都帅!”
  “这么开心。”覃沁发动车子,“不是说前夫也在吗?我以为我要来接个大泪坛子。”
  丁芸茹把发生的事复述一遍。
  把这故事再听一遍还是那么有趣。方璐边听边笑,好似一个坏了发条,只会发出“咯咯”声的机械娃娃。
  覃沁听完评价,“璐璐,你这前夫做的事,真是每次都刷新我的下限。”
  “附议。”方璐的手在空中划了划,表示举手赞成,“我一直以为我当初抓到的差不多就是全部了,没想到离婚那么久他还能给我这种’惊喜’。”
  “下个老公你真的要擦亮眼睛了。”覃沁笑道,“不要在垃圾堆里找。要不要我给你介绍?”
  “不要了,我不结婚了。”方璐摆摆手,“我不要结婚了……”
  “醉话。”丁芸茹把牛奶抱进怀里,“老公,你带牛奶去找过程医生了吗?”
  “我刚把牛奶带出来,你就给我打电话了。”覃沁摇头,“所以先接你,现在去找他。”
  “先送璐璐回家?”
  “醉成这样要不让她睡客卧?”
  “好,我也不放心她。”丁芸茹关切地转过脸,“璐璐,你要是想吐就跟我说。”
  方璐懒懒翻个身,“不会吐在车上的,知道你老公爱车如命。”
  “吐吧。”覃沁轻笑,“方大小姐我惹不起。”
  “我们要先带牛奶去看程医生。”丁芸茹依旧看着她,“回家要晚些,你再撑一会儿。”
  “好。”方璐闭上眼睛轻轻哼起音乐来。
  渐渐的,意识和记忆都开始模糊起来。
  方璐暗想:今天的酒保很负责,我手上的酒果然没断过。
  车子停在里时街尽头的一间小店舖前,牌子上写着“田昂医生:宠物救助中心”。
  覃沁扶住方璐,丁芸茹抱着猫咪,一併朝店里走去。
  方璐意识模糊,分不清谁扶着她,或者有没有人扶着她。
  她的意识一阵一阵像是空白多得夸张的乐章。上一刻,她还看见街边的树,下一刻,她就看到桌子后走过一个穿白大褂的身影。
  别人的话语也断断续续地飘在空中,飘进她的左耳,很快又从右边飘了出去。
  “婚礼准备得怎么样?”程晋同一边检查猫咪,一边与他们间聊。
  “很顺利。”丁芸茹笑道,“到时候可能有婚礼彩排,要麻烦你。”
  “嗯,你当工具人的时刻到了。”覃沁打趣。
  “是吗?伴郎原来是工具人?”
  “连我作为新郎都是工具人,你更要往下退一步。”
  程晋同笑着,不自觉地把目光落到了在他检查台旁坐着的女孩。
  她双眼迷濛地不知在看何处,头发虽然挽在一侧,但后脑的头发已经乱得支棱成一片。对三人的间聊她显得毫无反应,甚至似乎有些不耐烦地抿着嘴,圆圆的脸上写着不高兴。
  “不好意思,这是我闺蜜,方璐。”丁芸茹抱歉地笑笑,“她喝多了,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回家,就先跟着到这里来。”
  “没事。”
  “这是伴娘之一。”覃沁插嘴,“改天认识一下。”
  “她也养猫,今天跟我说她的猫不舒服,可能过几天会来找你。”
  “好。”程晋同把牛奶轻轻放回背包里,“牛奶没有大问题,应该是小猫咪在新环境里不适应。它非常胆小,所以适应期可能要比我们想像得久。”
  “我以为它适应了,它很黏人。”丁芸茹放下心来。
  “它很喜欢你们,与你们相处得很好,我看得出来。”程晋同诚恳地说,“每次看到收养动物的人把它们照顾得很好我就很感激。”
  “牛奶健康就好,不然我好担心。”丁芸茹宠溺地摸摸猫,“牛奶谢谢程医生呀。”
  “我给它开点药。”
  猛然间,方璐似乎看见了眼前这个穿白大褂的人。
  先前他一直站着,现在他坐下了,她忽然看清了他的脸。
  她眼前有两个重影的他,都没能让她否认眼前这个人有多帅。他的侧脸好似某件希腊的人像雕塑,鼻樑和下頜的线条透着硬朗,眉眼的走势却平缓,莫名显得温柔。
  酒精让她的感官放大。她似乎瞬间捕捉到了某种气质,某种让她想要扑过去,还能被牢牢接住的安稳气息。
  “你是谁?”方璐没头没脑地蹦出一句。
  程晋同抬眼看她。
  方璐的心脏漏跳一拍。
  “璐璐,这是程医生。”丁芸茹轻声解释,“你明天可以带着老咪过来……”
  “医生吗?”方璐粲然一笑,只听见前半句。
  “是,你好。”程晋同看出她醉的不成样子,可她忽然笑起来的样子又怪可爱的。他放下笔,想与她握手,“我叫程晋同。”
  “你好。”方璐笑得愈发浓烈,双眼弯成月牙。
  她顿了顿,伸手扶住桌子,身体向前倾,“你有女朋友吗?”
  程晋同伸出的手停在空中,“没有。”
  “结婚了吗?”
  程晋同收回手,“没有。”
  “所以是单身?”
  程晋同怔了怔,依旧礼貌地说,“对。”
  方璐暗自高兴地笑。她以为她没有出声,但在场的人都听见了她清丽的笑声。
  覃沁微微皱眉,挪到程晋同身后,半弯着腰观察方璐的表情。
  她说不上格外漂亮,但平时的打扮都是风情范的御姐风,与她大喇喇的性格不太一样。
  她深知自己的优势不在于脸蛋而在于身材,所以她精心打扮起来很吸引人。至少在酒吧从没缺过送酒的人。
  覃沁还是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样略显花痴的表情,不禁很感兴趣。
  两个男人在同一条水平线上,方璐只看得到程晋同,“你是医生?”
  程晋同哑然失笑,“你问过了。”
  眼前这个人究竟有多醉?
  方璐忽然凑过去,拉住他的手,带着撒娇般的可爱模样,“医生哦,你给我看看,我最近手腕经常疼……”
  程晋同略显尷尬,但还是轻轻扶住她的手臂,以防她摔倒。
  覃沁瞬间发出好事的笑声,他掏出手机,对着方璐录像。
  他与自己老婆这个性格不拘小节的闺蜜也已十分相熟,没想到她平时带着高冷范,看到帅哥的瞬间能变得这么无厘头,此刻不录像就太可惜了。
  丁芸茹也被她震住,呆呆地看着她。
  “我……”程晋同温和地说,“我不是看这个的医生……”
  “是吗?”方璐眨眨眼,“那你看什么?”
  “我……”程晋同略感尷尬。
  他身边的覃沁早就幸灾乐祸得不行,丁芸茹也一脸震惊还没反应过来。
  没有人帮他解围,他只得轻咳一声,想着自己怎么回答可以给她留点面子。
  可惜喝醉酒的人哪里需要面子。
  方璐硬生生朝他身上贴过去,自己拉下半边衣服,露出一小块肩膀,“我肩膀也疼,你看看……”
  她扯衣服时莫名显得生疏,扯第一遍还落空一次,第二遍拉下一点,就被程晋同拉回去。因为醉意,她也摆不出多魅惑多风情万种的神态。
  她的样子,笨拙到几乎搞笑的地步。
  程晋同没怎么费力就把她按回到椅子上。
  方璐嘟嘴,显得不情不愿。
  程晋同再也憋不住笑,但他不想弄得她没面子,只得低头努力忍住。但笑意还是从他的嘴角漏出来,一直蔓延到眼角。
  方璐微微瞇眼,不愿放弃。
  眼前的人实在太帅了,摸多一下都是赚到。
  “医生,我真的不舒服……”方璐撒娇着跺脚,“你帮我看看嘛……”
  覃沁举着手机,发出控制不住的爆笑。
  程晋同小心翼翼把她的双手放到桌上,好脾气地说,“我看过了,没有问题。”
  方璐愣住,随后迅速反应过来,“还有!”
  “还有什么?”
  方璐把腿抬到桌上,她的高跟鞋尖碰到了程晋同的胸膛。她故意展示自己纤细的小腿,指着自己的膝盖,“这里这里!”
  “好了……”丁芸茹终于反应过来,把她放在桌上的腿按下去,“璐璐……”
  方璐不依不饶,“等一下……”
  丁芸茹努力揽住她,“别闹了……”
  喝醉的人力气怎么那么大。丁芸茹暗暗想着。因为她怎么都控制不住这位躁动的醉酒小姐。
  “老公!”丁芸茹喊,“不要拍了,帮我一下。”
  覃沁这才收起手机,依旧带着好事的痞笑拉住方璐。
  感到有两个人拦住自己,方璐更加起劲。她做出一副要扯衣服的样子朝他扑过去。
  覃沁大笑着死死按住她的双手,把她往外拉。方璐挣扎不过这位满身肌肉的壮汉,不情不愿地跟着走,不时恋恋不捨地回头看看程晋同。
  丁芸茹匆忙捡起她的包,拎着刚买的药和玩具。程晋同帮她抱着猫咪,送她到门外。
  “不好意思。”丁芸茹道歉,“她平时真的不这样,今天就是喝多了……”
  “没事。”
  方璐躺回车后座的一瞬间,就闭上眼睛迷迷糊糊地睡去。在她把眼睛从程晋同身上移开的那一刻,她就把这位帅哥忘到九霄云外了。
  送走他们,程晋同回到座位上,提笔写了两个字,又忽然停住。
  他不知自己怎么了,可他无法自控地回想刚刚的场景。说是荒谬,可他又莫名觉得这个女人做这些事并不让自己反感。
  或许是因为荒谬到好笑了。
  程晋同摇摇头,还是忍不住轻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