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邀约
作者:欧乐檬      更新:2024-05-13 23:14      字数:4183
  出门前,方璐来回踱步,心想怎么同程晋同打招呼不显尷尬。她想了想,对着镜子露出故作阳光的笑容,挥挥手,“嗨,程医生,你今天又帅了……”
  没说完她就用举着的手敲打自己前额,咬着牙,“还嫌他觉得我不够疯吗……”
  她轻咳两声,调整表情,喃喃,“装酷,装酷……”
  她再度与镜子里的自己四目相对,故作镇定地敲敲桌子,“程医生好,我带老咪来复查……要是没什么大问题我就不打扰你了,再见!”
  说完这句话,她顿了两秒,然后又懊恼地抱住头蹲在地上,语带哭腔,“太丢脸了太丢脸了……”
  老咪趴在沙发上一脸冷漠地看着她演独角戏。
  “不要那样看我。”方璐洩气地叹口气,抱起老猫,“我丢这种大脸,受这种委屈,还不都是为了你。”
  老咪被扔进一个巨大的托特包袋。
  方璐戴好墨镜,露出视死如归的神情,“算了,早死早超生。”
  在诊所门口,方璐贴着墙角只露出半个脑袋。她迅速地张望两次,发现检查台后没有人,于是躡手躡脚地抱着老咪朝里走。
  她暗想自己怎么混到这种地步,跟做贼似的,“那个……不好意思……有人吗?”
  内间的铝合金推拉门轻轻推开,发出不灵活的咯吱声。田昂探出头,“不好意思,稍等五分鐘。”
  “哦?”方璐马上认出了他,赶忙答应,“好。”
  田昂又关上门。过了几分鐘,他重新出来。
  方璐开心地指指他,“你是田昂医生吧?我那天在电视上看见你了。”
  “是吗?”田昂笑道,“看来这广告效果确实好。”
  方璐仔细端详他,他有一张普通的方脸,戴着黑框眼镜。电视上的他看起来很普通很敦实,可现实中的他明明有着一张聪明人的脸。她不禁轻声说,“田医生比电视上好看很多,镜头真是太苛刻了。”
  “真的吗?谢谢。”田昂乐呵呵地摸脸,“如果你是来看程医生的可能要失望了,他刚有事离开……”
  “是吗?!”方璐的眼睛顿时发亮,“他不在?”
  “嗯,就跟你前后脚……”
  方璐高兴地不禁抚掌,“哎呀,太好了,我来看的就是田医生你!”
  田昂被她说得一愣,心想他莫非出现了幻听?
  方璐豪放地笑了半天才看见田昂震惊的神情,她收敛笑意,解释道,“不是……我没衝着谁来,我带我的猫过来复查……”
  “哦,好。”这下轮到田昂乐了,“我也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哪有人还衝着我来的,哈哈。”
  方璐把老咪抱出来,“也不能吧?人人都来看程医生吗?”
  “都是,好多女学生放学了还跑来看。”田昂摸摸老咪,“编导昨天还跟我打电话说收视很好,可能打算做成小系列。我可高兴了,节目播出两天我就陆陆续续收到捐款,我这里的小动物这个月伙食都解决了。”
  “真好,我也喜欢那期节目。田医生你很帅啊,不要妄自菲薄。”
  田昂被逗得很开心,“谢谢。这猫是之前程医生看的吗?”
  “嗯,它叫老咪。之前在这里做了个血检……”
  “啊,老咪啊。”没等她说完,田昂就拍拍脑袋,“你是方璐?”
  “嗯……”
  “程医生走之前特意嘱咐我的。”田昂翻着文件袋,絮絮叨叨地说,“他在等你,说你是他朋友。可惜临时出了点事……我找找……老咪……血检结果……”
  “特意等我?”
  田昂把体检单递给她,指着上面的一个数字,“这个na的正常值在147-156mmol/l之间,老咪的数值略微偏低,所以导致了……”
  “麻烦医生您说人话……”方璐挠挠头,“我听不懂,你就说老咪的呕吐很严重吗?它生了其他病吗?”
  “生病了,不过不严重。我会给你药,但你下週还要再来复查。只要下週的血检结果恢復正常就没事。”
  方璐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她拍拍胸膛,“我真的很怕医生跟我说详细的数据,老整得有绝症一样……”
  田昂一边笑一边开药。
  方璐的眼珠子转了转,压低声音,“誒,田医生。我下次跟复查跟你约时间好不好?”
  “哦,当然可以。”田昂不以为意,“但你不是程医生朋友吗?”
  “哪有。”方璐尷尬地呵呵笑,“其实跟他没那么熟。”
  “嗯……”田昂想了想,觉得程晋同临走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但方璐坚持着要与他约时间,田昂拗不过她,只得给了她自己的名片。
  方璐抱着老咪出门时脸上神采奕奕。老咪无趣地扒拉着她衣服上的珍珠。田昂也困惑地挠着后脑。
  老咪的健康状况明显好转,它总是晃着尾巴,无所事事地看着方璐在它的肉罐头里撒药。它虽然看上去很不满,但还是不嫌弃地用餐。
  再去诊所,方璐就轻松很多。一来她知道老咪不再生病,二来她特意旁敲侧击约了个程晋同不在的时间点去。
  老咪再次被抽血,它不屑地舔舔被针头刺过的爪子。
  田昂也惊讶,称讚老咪“必然见过大场面”,把方璐笑得够呛。
  两人聊得十分开心,田昂告诉她不必再来,如果血检还有问题他会给她打电话。方璐抱起老咪,转身差点撞上一个人。
  “你怎么都不找我了?”
  方璐吓得手一抖,下意识把猫举起来挡住脸,尷尬地笑,“啊呀,是程医生啊。老咪看完病了,我们正想走呢,不打扰你了。”
  老咪的前爪被架住,身体连着后爪无支撑地垂下,拉得老长。
  程晋同只看得见老咪半瞇的厌世眼神。
  他下意识地抱住老咪的后腿,把他从这么没有安全感的姿势中解脱出来。
  老咪瞬间就到了程晋同怀里,方璐失去了唯一的遮挡物,只得故作忙碌地理理刘海。
  “很久不见了,最近怎么样?”程晋同微笑着看她。
  这开场倒是轻松又平和,方璐咧咧嘴,强装镇定,“啊……还行……”
  “老咪还有不正常的频繁性呕吐吗?”
  “基本上正常了。”
  程晋同把老咪放回检查台上,抓抓它的下巴,仔细端详它。
  “这猫的状态真稳定。很少见家养猫这样,对吧?”田昂轻声说。
  程晋同点点头,好奇地问,“你经常遛它吗?”
  “遛?遛狗那样吗?猫不能遛吧?”方璐回,“不过我很爱带它出门。”
  “猫也可以遛。”程晋同笑道,“遛猫可以缓解猫的社会化不足问题。大家都以为家猫不愿意出门。”
  “这样啊。我都不知道。”方璐哑然失笑。
  “你们聊着,我把血样拿过去。”田昂医生走向内里的房间。
  “哦对,我那天看电视看见你们了。”方璐说,“可以多上上电视节目。”
  “嗯,确实有些邀约,我在考虑。那节目你喜欢吗?”
  “喜欢呀。”方璐赞不绝口,“你表现很好。”
  “谢谢。”程晋同笑笑,“你故意不找我?”
  原以为胡诌两句,拍拍彩虹屁可以把他哄得找不着北,她就可以趁机溜走,结果他还是不放弃。
  方璐洩气地坐下,“太丢脸了,我不好意思。”
  程晋同坐在她对面,“我没这么觉得。”
  “你可以把我拉黑名单了。这是你我的人生污点。”
  程晋同轻笑,“不用考虑那么多。我觉得你很有意思,性格很好。”
  “哎呦。谢谢安慰。”方璐的表情更纠结,“程医生你要是可以把这段记忆直接删掉就好了。”
  “我对谁都没有提。如果你依旧觉得这是丢脸的事,我就把这个‘人生污点’维持在你我之间。”
  “真的?”方璐指指他,“你不要上节目,齐静问你遇到过什么疯狂的花痴,就把我的故事说出来。”
  “我发誓。”程晋同举起手,手心朝外贴在耳边。
  方璐瞇瞇眼,显得很满意,“谢啦。”
  “那你不要躲着我。”
  “好啦。”方璐抱起老咪,心想:我的老咪健康得很,再找你鬼知道是几年后的事。
  “你有空吗?我请你喝杯咖啡。”
  “誒?”
  “街口就有家咖啡馆,我跟田医生说一声。”程晋同的白大褂穿上还没一会儿,又急着脱下。
  跟着他走向咖啡馆的路上,方璐还恍惚地像在做梦。她晃晃脑袋,连着怀里的老咪也不耐烦地摇摇头。
  “为什么请我呀?”
  程晋同为她拉开椅子,笑瞇瞇地说,“你不是伴娘吗?咱们总要认识,做个朋友是应该的。”
  “也对。”方璐灵光一闪,兴奋地敲敲桌子,“誒,笛澜也是伴娘誒。”
  程晋同一怔,“祝笛澜?”
  “对啊。”方璐挑挑眉,“你不是追她吗?怎么样了?”
  这个名字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本来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但对面这个人的神情如同发现新大陆。程晋同不由得苦笑,“你这都知道?”
  “小茹跟我讲的。”方璐看到他的表情,只得把自己的情绪也稍作控制,“大美女不好追吧?”
  程晋同认真地打量她。
  她有种与生俱来的自来熟与活泼,落落大方的笑容显得气质很阳光。
  程晋同想不通,是不是因为此刻散下来的阳光太过美丽,照在她身上,似乎让他的心情也忍不住跳跃。
  见他不说话,方璐也猜到了七八分。她的手在桌上挥了挥,“不要气馁,大美女呢,都慢热,因为追的人多。你一开始是要坚持不懈地哄哄,等她……”
  程晋同忍不住微笑,“你倒是不慢热。”
  方璐被打断,眨眨眼,“我说大美女呢。我能跟她比吗?”
  “你很漂亮。”程晋同颇为认真,“我没觉得你比她差。”
  “哎呦,有个帅哥当朋友是好,说这种话让我的虚荣心大满足。”方璐咯咯笑出声,摀住脸颊故作娇羞,“我性格就这样,八婆得很。”
  “我说真的……”
  “知道了,我跟你说正经的。”方璐漫不经心地打断他的话,“我觉得你们两个很配的。我跟笛澜也偶尔一起玩,我帮你说说?”
  程晋同打趣道,“她看不上我。”
  方璐瞬间正经起来,她手托着下巴,上上下下打量着程晋同。
  程晋同被她看得不安,不由得也低头查看自己的衣着。
  “吶,笛澜呢,追她的人很多,各个都人模狗样的……”
  程晋同抓着领口,“你在用’人模狗样’形容我?”
  “不要放在心上。”
  程晋同笑出声。
  方璐依旧一脸严肃,“'人模狗样'听着很装逼,却是追姑娘的第一步。人类嘛,视觉动物。尤其大美女身边环绕的人已经不是'狗样'那么简单,而是'熊样'。”
  程晋同笑着听她的比喻。他确实没明白她在陈述还是在骂人。
  “程医生,你很帅。”方璐一字一句地说,“但你还要再下点功夫。”
  “这样吗……”
  方璐漫不经心地擼猫,“你把妹的手段是什么?”
  “我……”程晋同顿时感觉自己上了审讯台,连着唇乾舌燥起来,“我没有什么把妹——不是——追女孩的手段……”
  “嘖,虽然帅但是太老实。”方璐微微摇头,“怪不得搞不定。”
  程晋同一阵语塞。
  “大美女段数都高。”方璐眼睛一亮,笑道,“我带你去喝酒吧。”
  “酒吧吗?”
  “你不要告诉我你没去过。”
  “去过,去过。”程晋同挠挠头,“唸书的时候……”
  “天吶……”
  “我跟你去。”程晋同马上答应,“什么时候?今晚吗?我有空。”
  方璐反而被他的着急吓一跳,嘟囔着,“哎呦,心急倒也是心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