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酒吧练习
作者:欧乐檬      更新:2024-05-13 23:14      字数:5237
  酒吧是方璐定的。晚上十点,程晋同准时在吧台边等他。虽然他知道这不是一次约会,但他还是莫名地紧张
  九点十分。
  九点二十。
  她依旧没有出现,程晋同看手錶的间距越来越短。
  他的紧张从轻微的心跳过度变成了担忧。方璐并没有回复他的信息。
  程晋同最后抿了口酒,决定去找她以免她出意外。就在这一瞬间,方璐悠悠然出现在拐角朝吧台走来。
  同时看向她的除了程晋同,还有他身边雅座里的四个男人。
  因为她实在是太打眼了,美得如同自带光芒。
  方璐穿着大红色的吊带裙,裙子贴着她的身体勾勒出腰部和臀部的曲线。项鍊吊坠恰到好处地轻点在乳沟上沿。
  程晋同差点喷出最后抿下去的那口酒。
  方璐拍拍他的肩,笑道,“久等啦。”
  她微厚的双唇尤其称这样的浓妆,显得她像二十年代旧上海的名伶,让人移不开目光。
  她半个胸部都跳脱出来,程晋同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睛该往哪里放。好在她这样的性感里都透着落落大方的健康气质。
  “你想喝点什么?”
  “我不是叫你来照顾我的。”方璐狡黠地朝他眨眼,“看着。”
  她把手包放在吧台上,一撩头发,顺着就把手肘支在高脚凳上,倚靠着的样子慵懒如猫。不过两秒,就有酒保递过酒来,轻声说,“那边的先生送的……”
  “谢了。”方璐看都不看就接过酒。
  程晋同被她逗得轻笑。
  “没那么差劲吧?”方璐坐到他身边,“还是跟第一次见你一样搞笑?”
  “没有。”程晋同摇头,“你很漂亮。”
  “谢谢。”方璐听着很受用,“我是在酒吧里很容易被搭訕,祝笛澜那样的顶级美女呢,除了在酒吧里受尽骚扰,走在路上都会被人要电话。你要是没有什么很快能吸引到她的点,确实很难搞定她。”
  “嗯……”
  “你有什么优点?”
  “我……”程晋同轻笑,“我想起我妈妈逼我去相亲的时候,我就说这些……我有博士学位,不抽烟不酗酒……”
  方璐被他逗笑,“你前女友们怎么说你?”
  “都夸我脾气好。”
  “这我也看出来了。”
  “我只有过两个前女友,她们都说我经常很闷,闷葫芦。相处久了没意思。”
  “那你要找个话多还不想让你说话的,正正好。”方璐托腮想着,“笛澜其实话也不多……”
  “你话就很多。”
  “对,我可以一直说个不停而且不需要回应……这样说来,笛澜可能也只是因为跟我出去玩就不太说话,因为我太能说了……”
  “没有缘分就不强求了。”
  “她不缺男人挑,你这样说,可就直接输在起跑线上了。”方璐颇有些痛心疾首地拍拍他的手臂,“你要主动,你上次跟她联系是因为什么事?”
  这时雅座四个男人里,一个穿着白西装的男人站起身,端着酒朝他们走过来。
  程晋同被他的模样分了神,没留意方璐的话。
  方璐催促着他,“嗯?什么时候?”
  男人发出极低的磁性低音,“你好……”
  方璐头都不回,手一扬,用手背轻轻触碰那个男人的左脸,生生把他的脸转到右侧。
  男人吃了个哑巴亏,摸摸脸掩饰尷尬,只得顺着眼神看向的方位继续走。
  程晋同咬住牙根,不让自己笑出声。
  “我问你呢。”方璐只管催促。
  “你在酒吧里,就这样拒绝别人?”程晋同轻笑着问。
  “牛鬼神蛇太多,没什么好人。我喝酒都是跟朋友。”方璐正色道,“我跟你聊正事呢,程医生。美女不是你在酒吧端杯酒就把得到的。你已经佔尽天时地利人和。”她掰着手指认认真真地说,“我、覃沁、小茹都会在她面前帮你说好话。你认真追她,我觉得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
  “为什么这么帮我?”程晋同好奇,“我先前还以为你对我有意思。”
  方璐尷尬地扶额,“太丢脸了。我只是发酒疯,我发酒疯的时候,看见帅哥都扑。你就不要再嘲笑我了……”
  “是吗?”
  “我现在是在努力扭转我作为朋友的形象,才帮你追美女。”方璐作势要走,“不领情算了。”
  “别……”程晋同轻轻拉住她,“跟你聊天很有意思。”
  “那你听话点。”方璐乾脆起身把高脚凳挪到他身边,再坐上去,“你现在给她发个消息,我帮你指导。”
  她穿得这么惊艷,女神光芒快罩住半个酒吧。可偏偏又念叨个不停,在他身边做着最接地气的事。
  程晋同无端觉得这反差搞笑又可爱,与她大咧咧的个性如出一辙。
  方璐拍拍他的手臂,催促道,“快点。”
  “为什么这么热心肠?”
  “性格,改不了了。”方璐自嘲的同时又显得无所谓,“我就是八婆得很。”
  “可你外表看上去也是很不容易接近的。”
  “都是假象。”方璐咯咯笑起来,“我真的考虑过去当谐星,隐隐觉得是块料。”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有段时间没工作了,一直间着。没想好做什么?”
  “为什么?不担心收入?”
  “这事说起来复杂。”方璐轻声叹气。
  “你学的什么专业?”
  “室内设计。”
  “这么巧?我与田医生总觉得诊所规划不太閤理,又想不出改进的方法。你能不能帮我们看看?”
  “是吗?好呀。”方璐没多想就答应了,“不过我很多年没接触这个行业了,希望程医生别嫌弃。”
  “你家住哪里?什么时候来方便?”
  “我就住丰台街,离诊所很近。我没事干,明天就能去。”
  程晋同笑得两眼都瞇起,“那太好了。”
  两人胡天海地地聊,愈发开心。
  方璐发现,在各类问题上,程晋同确实不太发表什么意见,话少,果真有点“闷葫芦”的样子。但只要一涉及小动物,涉及到猫犬科的知识,他就很容易打开话匣子。
  在某个时刻,看着方璐的笑容,他也略感惊讶两人的交流可以这么顺利。她说些以前工作时遇到的事,他不禁很感兴趣。而他不小心职业病发作,就宠物医学知识滔滔不绝时,方璐竟也流露出巨大的兴趣。
  仿佛猛然间惊醒,程晋同赶忙止住话头,“对你来说太无聊了吧?我们可以聊点其他的……”
  “不会啊。”方璐困惑地眨眼,“为什么?我觉得很有意思。”
  “是吗?”程晋同再三确认她说这话时真心实意,才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相亲的时候,一问起工作,我就忍不住说很多。直到对方不掩饰地翻白眼,我才意识到我失礼。”
  方璐认真想了想,“也对。我是因为有猫才喜欢听这些。如果我遇到男生跟我大聊特聊我不喜欢的领域,我也一定会不客气地甩他白眼。”
  “所以真的不能忍受吗?”程晋同好奇,“我被我妈说过很多次。”
  “你经常相亲?”
  “也不是经常。”程晋同无奈,“父母给我安排过几次,我会尽量去,也是为了让父母安心。”
  “不是吧,我真的没想到。”方璐认真地掰着手指,“大帅哥,家里条件也好,怎么会需要相亲?你太挑了对不对?”
  程晋同摇头,“我还是看感觉。”
  “知道啦,男生说这话都是要挑美女。你要追的还是大美女。”方璐指指自己,“你看我这样,都能让这酒吧安静十秒。你知道笛澜走进来的时候,能有什么效果吗?”
  程晋同轻笑,“不知道。”
  这时又有人端着酒靠过来,程晋同内心暗暗数数:这已经是今晚第五位了。
  方璐不屑地挥挥手,男人动作流畅地偏转了方向,走向另一位美女。
  “我们经常一起喝酒的。”方璐懒懒地靠向椅背,“最夸张的一次,一个死胖子看着搭訕不成,跑到隔壁商场买了六位数鑽石手鐲来送她。我眼珠子都掉下来了。”
  程晋同听了也没反应,“然后呢?”
  方璐迟疑两秒,咬住吸管,敷衍地说,“没成唄。”
  她不敢说祝笛澜看着那鑽石鐲子的款式挺讨喜就收下了,然后两句话就把那胖子哄走,自己戴着鐲子回家。
  祝笛澜确实有这样的本事,方璐看得出她故意恃靚行兇,浑身上下都是糟糕的大小姐脾气。不过她耍横都耍在男人身上,对女性朋友一直很好。所以方璐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
  但是这个结局要是讲给程晋同,那可真是太不好听了。方璐只好乖乖地闭嘴。
  “哦。”程晋同对这个故事并没有兴趣,只是专心看着她,“别人怎么追你你会接受?你好像也是很难搞定的类型。”
  “我吗?”刚刚的故事让方璐有点精神游离,都没有在意程晋同的话。
  程晋同莫名感到一丝紧张,他的笑意收敛一些,变得有些严肃,“对,你。”
  方璐咬着吸管看向一边,“嘖,我忽然想到,笛澜真的是很难搞定。”她的目光扫视了酒吧里所有的姑娘,又认真看回他,“她自己条件好,聪明,聪明到几乎有点精明,没有贬义。”她忽然显出点愁眉不展的样子,“关键还是心理学在读博士,这谁玩得过她呀……我真得好好想想我怎么帮你在她面前挣印象分……”
  她几乎像解数学题一样露出深思熟虑的表情,程晋同倍感荒谬,尷尬地小声说,“你先别那么急……”
  “帅哥,不要怕。”方璐大力拍拍他的肩膀,“自信是追女孩的第一步。”
  程晋同感到她的拍打方式和力道当真充满了“兄弟仗义”。
  方璐摊手做出展示手势,“你看看刚才那些个来跟我搭訕的’猪头三’,连你一半的条件都够不到,但是穿个西装端杯酒就有泡遍这个酒吧美女的自信。这自信,程医生你也要有!”
  她的认真让程晋同内心的荒谬感发展到无奈,他微笑着盯着酒杯,不知还能说什么。
  方璐直言为了改善两人可怕的第一面印象,从此要与他做“歃血为盟”的兄弟。她在酒吧里一副随时要与他义结金兰的豪爽做派。
  程晋同实在困惑,他不知道怎么与一个穿着低胸高叉贴身长裙、浑身撒发着性感气息的“大兄弟”结拜。
  “程医生,不用我夸你,你也知道你的先天条件很好。但是多年在象牙塔里老老实实读书,反而让你不会正确地、有技巧地与女生交流。所以才会导致相亲失败。”方璐继续,“只要你把研究猫猫狗狗的十分之一认真用在练习与女生交流上,你或许很快就可以把到心中女神。最不济,也可以在下一次相亲大赛中拔得头筹。”
  程晋同扶住额头不出声地轻笑。
  她的做派竟然还真的带着某些雄性的痞态。这样痞痞的风格,程晋同想了想,与覃沁倒是很相似。怪不得这两人动不动就能话赶话地吵起来。
  方璐轻拍他,制止他的笑,“我很认真想帮你呢!”
  “我知道。”程晋同努力压制笑意,“不过,关于猫猫狗狗与女生行为的相同与不同之处,我那天看了个偽研究的笑话……”
  “stop!”方璐单手抓住他的衣领,严肃道,“我是特例才爱听你讲这些。如果我的相亲对象敢在我面前大谈’当前汽车行业遭遇寒冬那么传统製造业採取哪些措施才能扭转下滑趋势’这种希腊语言,他身上的衬衫就会喝酒喝到很饱,明白吗?”
  程晋同一愣,着魔般地点点头。
  方璐瞬间绽放出一个迷人的微笑,松开手,轻轻抚平他胸前的衬衫褶皱,“今天是我锻炼你的第一步。你挑个顺眼的姑娘,要个电话号码。”
  她莞尔一笑的剎那,程晋同心跳无端少了一拍。
  他紧张地看看四周,“我没有这样搭訕过……”
  “万事开头难,多练习就好。”
  “这样不是很不真诚吗?”程晋同认真地说,“如果把一个女孩当做所谓’实验对象’,这样对她显得不尊重。我不应该这样做。”
  方璐震惊之馀也忽然有点触动,但还是说,“你也不用把这个场合想得那么认真……”
  “像你来喝酒并不是为了等人与你搭訕,你为其他男人的行为感到困扰。而我如果把这里当做练习场,同样会对一个单纯来喝酒放松的女孩造成困扰。我不想这样做。”
  方璐抓抓刘海,嘟囔着,“真是单纯老派可是又很让人感动……”
  程晋同正想说些什么,忽然凑过来一个酒保,他脸上的笑极其曖昧,“璐璐。”
  方璐别过头看他一眼,然后又转回来,不情不愿地应了声“嗯”。
  程晋同好奇地打量着酒保。
  这人金发碧眼,眼神迷离帅得像经典电影里的奶油小生。他的中文很生疏,“你很久没有联系我了。”
  方璐微微蹙眉,不耐烦地继续“嗯”。
  “你什么时候来找我?”
  “再说。”方璐不客气道,“我与朋友有事谈。”
  蓝眼睛端详了下程晋同才不情愿地离去。
  程晋同好奇,“他是?”
  “前男友。”方璐抓起手包,“其实很久没联系了,我以为他早就不在这里了。真是大意,你想换个地方喝吗?”
  程晋同看看时间,“有点晚了,我明天要早起。我先送你回去,能不能週末再约你?”
  “好呀。”方璐跟着他离开酒吧。
  两人先聊着,程晋同挥手拦住一辆的士。
  的士在两人前方停下,方璐快走两步拉开后座门。忽然有对情侣从街角跑过来,拉开了前座车门。
  方璐抬眼,下意识地露出嫌弃的表情。
  张泽一怀里搂着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孩,两人一边亲一边往的士上挤。
  张泽一转过脸看到她,也忽然愣了愣,不客气地骂道,“见鬼。”
  “看见你我才倒霉。”方璐昂起下巴不客气地说,“又换了?”
  他怀里的姑娘并不是她先前在校友会上见到的人。
  “多管间事。”张泽一重重摔上门,搂着女孩走向街道对面。
  “她谁啊?”女孩甜腻腻地问。
  “晦气。”张泽一的声音清晰可闻。
  方璐翻了个白眼,扶住车门,轻声说,“好心情都被他毁了,孽缘。”
  “怎么?”程晋同好奇地打量两人,“又是前男友。”
  “更麻烦。”方璐头也不抬,闷闷地说,“前夫。”
  程晋同的眼睁得老圆,磕磕巴巴地说,“前……前夫?”
  “嗯。”方璐自顾自上前,与他道别,“明天见。”
  程晋同反应不及,看着的士消失在眼前。他沿着街角慢慢走了两步,看到脚边的小块石子,轻轻踢了一脚。
  他这才缓过神来,深吸一口气。午夜清冷的空气终于让他的大脑从刚刚酒吧中氤氳的酒精瀰漫的混沌中解脱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