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室内设计
作者:欧乐檬      更新:2024-05-13 23:14      字数:4164
  第二天下午,方璐如约朝诊所走去,惊讶地发现门口排了小长队。门口女孩的浓重假睫毛上上下下贴合出强烈的鄙视,“排队好吗?”
  透过透明玻璃门看见这一景象的田昂赶忙快步过来,小声说,“不好意思,这是我朋友。”
  诊所内部已挤满五六个看着学生模样的女孩。一个人抱着一隻红贵宾坐在诊台前,另外的人乌泱泱围在一旁,满眼星星地看着程晋同。
  每个人都举着手机想与程晋同合影。
  方璐内心不由得“哇”了一声。
  程晋同对合影要求来者不拒,只是希望大家不要拖太多时间,以免让其他客人等太久。
  门口还排着三个人,田昂和程晋同都忙得没空招呼她。她就自己在店里走了走。诊所的检查台位于店面的西北角,西侧的墻面放置两个简易的铁架,上面摆满了宠物口粮与玩具。
  东侧一面,靠着墻摆着许多笼子。方璐数了数,一共六隻狗,有几隻小狗的神态明显透着病懨,也不甚活泼。
  方璐一一看过来,试着逗逗它们,有几隻会与她有互动,有几隻显得兴趣寥寥。
  笼子边有一个猫爬架,上面趴着两隻小猫。
  她看到一隻小型缅因猫,很感兴趣地碰碰它,猫咪微微抬头,转过脸。方璐这才发现它有一个眼珠全白了。她不由得心惊,随后心下又生出无尽的怜悯。
  女学生们心满意足散去,门口等着的三人进来陆续接诊。
  偶有几句话飘进方璐耳里。
  “程医生你真的很帅!”
  “程医生还是单身吗?留个联系方式吧。”
  诸如此类。方璐本想暗暗翻个白眼,后来一想,自己对程晋同见面时做的事比她们都要夸张都要花痴,因此也不好意思对其他人展现出不耐来。
  田昂拉开吱呀作响的隔门,方璐跟着探进脑袋,“田医生,我能帮上什么吗?”
  “不用,我都不好意思让你等……”
  “没事,那些小动物要餵吗?我帮你。”
  “那真的太好了,谢谢。差不多是时间了。”田昂看看手錶,“右边白色架子上放着已经开封的口粮。”
  方璐把每个笼子里的小碗取出,简单清理好,放进新的口粮。
  程晋同送走最后一位客人,看到方璐正小心翼翼把碗放回笼子。
  “不好意思,竟然还要你做事。”
  “没事,我间着也是间着。”方璐说,“不过你们生意是不是好了很多?”
  “对,这週头一次觉得两个人忙不过来。”
  “看来电视节目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不过被那么多女生搭訕要求合影,不会觉得烦吗?”
  “其实很少。不会觉得烦。”
  “你脾气太好。”方璐笑道,“如果需要我帮忙就直说。”
  “我们在考虑僱人。”程晋同心情不错,“难得可以开始盈利。之前都是田医生的妻子过来帮我们打杂。”
  “对了,这里的小动物都是怎么来的?”方璐放低声音,似乎害怕伤到了他们的自尊心,“我刚刚看那隻缅因,它……”
  “它的右眼看不见。”程晋同摸摸它的下巴,微微弯腰仔细查看它的眼睛,“是有个小女孩在学校后的巷子捡到的流浪猫。她负担不起养猫的开销,便带来这里。”
  “所以这里的都是流浪动物?”
  “一部分。”程晋同打开笼子,抱出一隻病懨懨的小狗,“有几隻是被前主人虐待,有一些因为各种原因被弃养。”
  “弃养。”
  “用一块小布包着直接放在诊所门口。”程晋同把这隻红贵宾轻轻放在检查台上,“它就是。因为严重的遗传病,它走动时只能拖着后腿。”
  方璐疼惜地摸摸它的脑袋,“好可怜。”
  “这附近的人如果捡到猫猫狗狗,自己又无力抚养的,会送过来。”
  “小茹的’牛奶’就是从你这里领养的。经常有人来领养吗?”
  “有,尤其那期电视节目播出以后,有不少人来领养。”程晋同拿出零食逗着红贵宾,“像’牛奶’这样基本身体健康的幼猫和幼犬很快就可能被人领养。所以在我这里留下的,大部分有很严重的身体疾病。”
  “那负担确实很重。”
  “我尽量坚持。节目播出后有许多人来短期寄养,也算是有了点收入。”
  他天生带着温柔平和的气质,面对小动物时这样的气质愈发明显。了解得越多,方璐越觉得感动,同时也有一种无力感。
  “对了,你们有这栋建筑和诊所的平面图吗?”
  “有诊所的,我给你准备好了。”程晋同拉开抽屉,“我可以带你转转。”
  方璐跟着他走进隔间后的办公室,办公桌与书架上都塞满了文件。
  “一楼就是这样。”
  “还有二楼吗?”方璐好奇地跟着他,“虽然这里看着老式挺窄小的,不过因为你们收拾得很整洁,感觉上很宽敞。你们定期僱人做打扫?”
  “我们每天都做基本的打扫,我们自己做。”
  “真是辛苦。”方璐由衷地称赞,“不过一走进你的诊所,那种感觉就是两位医生很值得信任。就算你不是我朋友,我也会很乐意带老咪来的。”
  “谢谢。”
  水泥顏色的楼梯显得非常简陋古朴。二楼的房间简单得几乎无装饰,进门右手边是一间老式的洗手间。偌大的房间里同样放着一个巨大的猫爬架。
  西边的墻放了整排的猫砂盆,方璐数了数,足有十六个。
  “这里有这么多猫?”
  “这里现在有六隻猫和七隻狗。最多的时候曾经有过十隻猫,我要确保猫砂盆多馀猫的数量。”
  方璐仔细看看房间,她摸摸墻壁,从包里掏出尺子,在窗户附近量了许多数据。
  程晋同帮她记录。过后她又拿着纸笔进洗手间写写画画许久。
  二楼的两隻小狗看到有人来,显得十分兴奋。晃着尾巴绕着程晋同转。程晋同蹲下,与它们温柔地说话。
  橘黄色的夕阳透过窗户照进来,他侧身的剪影披上一层柔和的光芒。
  方璐揉揉眼睛。不知为何,这一幕就这么落在她眼里,一直到她坐在自家书房里,她还忘不了这场景。
  他轻触小狗的鼻头,微笑中透出的温柔像是水波一层层荡漾开来。
  夕阳的光似乎照出空气如同缓缓的水波微微浮动。这温柔一直晃,晃到了她心里。
  方璐驀地站起来,翻箱倒柜地找香烟。
  不在这样忽然心绪不寧的时刻,她甚至想不出自己已经戒烟多久。
  可偏偏,越找不到就越让她心焦。静謐的空气中仅仅因为她的不耐烦而发出不安分的声响。
  书架上的塑料框里,她终于翻出一盒烟。
  她忿忿地咬住烟屁股,可她想不清自己的焦躁和生气源自何处。
  她重新把目光放回电脑,设计软件上显示着初步的3d建模。
  她抽了两口烟,忽然想起:我什么时候买过这么重的烟?
  她终于想起,这是很久前祝笛澜来找她喝酒时,落在她家的。她已经戒烟,就顺手把烟扔进收纳筐。
  方璐愈发烦躁,她抓抓头发,然后又故意加大力度把头发搅得极乱。
  “怎么会这样……”她喃喃道,“果然……就算没有被乙方逼迫,设计还是能在一个小时内ko我……就是这种压力……嗯,都是设计的错……”
  隔天傍晚,方璐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出现在诊所。
  田昂小心翼翼地问,“撞自行车把手上了?”
  方璐虽然累,但是情绪比较亢奋,招呼道,“现在不忙吧?来,来,坐。”
  两人乖乖坐下,方璐打开做好的3d渲染图开始展示,“这栋商铺虽然建成有些年代,但是维护工作不错,没有大的硬装问题。为了节省装修时间和费用,我把重点放在软装上。”
  田昂好奇地凑近电脑,“誒,璐璐,你弄得真好看。”
  “听我讲。”方璐一掌拍在他肩膀,“等下会问你的意见。”
  田昂缩了缩。程晋同看看她,止不住笑意。
  “首先是一楼。只要按照尺寸定制好家具,可以节省且充分利用每个空间。”方璐指着屏幕详细解释,“一楼的硬装,我觉得可以换掉这扇老式的隔门。这边的架子,我把它设计成这样,与整体的空间色彩匹配。架子的佔地面积减小了,你们就可以换一个更大的检查台……”
  她滔滔不绝地从诊所前部说到隔断后的小办公室。两位医生听得一愣一愣。
  “接下来是二楼,我知道你们特意为了让动物有更多活动空间所以没做过多装饰,但是这一步我同样可以通过合理的规划……这是洗手间的简单翻修计划……好好利用上层空间可以进行基本的收纳……出于安全考虑,这些地方的固定装置我是这样想的……”
  田昂忍不住轻声鼓掌,“我完全想不到,专业的果然是专业的。”
  程晋同也赶忙跟着一起鼓掌,他目瞪口呆得几乎反应不及。
  “谢谢,我知道你们很忙,在二楼我特意划了块小角落可以让你们在轮班时做简单的休息。”方璐越讲越兴奋,“这个角落採光一般,反而是个好处。”
  “想得太周到了。”田昂感激得双手合十,“不过,我们其实拿不出很多费用……”
  “我知道。”方璐胸有成竹,“我有许多朋友在这个行业,我会给你们找到最便宜的报价去定制家具。至于一些基础的装修翻新工作,我们自己就可以做。”
  程晋同略显犹豫,“我们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我有。”方璐拍拍胸脯,笑得十分爽朗,“我就是你们的包工头。你们俩纯属壮丁,有肌肉无脑袋最好用。”
  田昂被她逗得直笑,忙不迭答应。
  “而且我都计划好了,一楼的软装只需要一天。二楼的工作虽多,但两边可以分开。不用再找地方寄养动物。且只影响你们一天的营业。”方璐在电脑上重新打开文档,“现在,我需要你们的意见做更改。还有什么我没有考虑到的,以及你们担心的事,儘管说。”
  两人想了想,各自说了几个点。方璐应答着记录下。
  完事之后她开心地合上电脑,拍拍手,“好有成就感,好开心。”
  “昨晚你回去就不早了,现在就想出这么多?”田昂流露出钦佩,“你就算早上六点起,这也才12小时,效率真高……”
  “嗯。”方璐心满意足地收拾着包,“有灵感才是难得的。以前在公司上班天天熬夜觉得被吸血,现在竟然觉得能帮到朋友,这些算什么。48小时也不在话下……”
  程晋同猛然拉下脸,“你一直没睡觉?”
  “没事。我明天再来找你们。”
  巨大的懊恼感衝击着他。程晋同马上自责。才隔一天她就变成熊猫,他竟然一点都没觉得不对?
  程晋同拉住她,“回去睡觉,今天不要再熬夜了。”
  “哎呀,没事的。”方璐不以为意,“现代年轻人,喝酒不都喝一通宵,怎么工作一通宵就能要人命呢?”
  程晋同顾不上她的歪理,急急脱下白大褂,“我送她回去。”
  “行,你下班。”田昂笑着看看两人,“那等下我老婆带的三份饭,就不给你留了啊。”
  方璐发现自己被揽着走,倍感奇怪,“我是看起来很醉很疯吗?你要这样押送我?”
  “对。我就觉得你亢奋地不对劲。”程晋同看看四周,“你家就在附近对吗?”
  “就这个路口拐过去走十分鐘就到了。”方璐指指前方,“既然你觉得我亢奋,怎么会怀疑我熬夜呢?”
  “熬夜的人血液里的酒精浓度会接近0.05%。”
  “哦?”方璐伸出手指开始数数,“怪不得以前上班的时候熬完夜跟打鸡血一样……”
  程晋同又担心又懊恼,拽住她的手直直朝她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