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秘密约定
作者:欧乐檬      更新:2024-05-13 23:14      字数:4923
  两人认识并不久,方璐从未看过程晋同生闷气的样子,甚至连他带着些许消极严肃的神情是怎样她也不知道。
  所以她根本没法留意程晋同神情中的异样讯号,打开门后她还在兴高采烈地讲,“我现在又有idea了!田医生刚刚说你们帮动物洗澡也很不方便,我想到……”
  “璐璐!”程晋同制止她,“我真的担心你!你现在一定要睡觉。”
  “哎呀,我以前工作的时候,整个团队跟熬夜比赛似的,个个姑娘都是梅超风。”方璐跑进书房,抓起笔在一张巨大的图纸上写起来。
  程晋同跟进书房,看见一侧的台式电脑上显示着渲染图,电脑边铺开好几张纸,是她手画的各种设计稿。
  烟灰缸里掉着三个烟屁股。
  程晋同的心揪起来,他紧紧拽住她的手臂,“璐璐,你要休息……”
  他认真起来时力道惊人,方璐这才发现她不能依靠小打小闹摆脱。直到被拽着往外走,她才终于妥协,央求道,“就让我把这一点点写完,就一点点……”
  程晋同稍显犹豫。
  “一分鐘!”方璐伸出一个手指头,“就一分鐘!”
  程晋同这才松手。
  方璐扑回画纸上,匆匆把想法简略地写下。
  虽然跟着他乖乖走到客厅,方璐还是止不住地嘟囔,“其实我反正睡不着……”
  “闭上眼睛就睡了。”程晋同依旧死死抓着她的一隻手,另一隻手开着其他房间的门,“卧室在哪里?”
  他的背影透露着担忧和关切。
  方璐不由得感到有趣,暗笑道没想到被帅哥这么着急拽着找卧室竟然不是为了上床。
  “如果睡觉有那么简单,那失眠就不是大问题了。”方璐故意拖延,嘴角满是笑意。
  程晋同终于找到尽头的卧室,他把她拉进去,然后拉上窗帘。
  眼前的场景荒谬到好笑。方璐站在床边,笑着摊手,“我不想跟你讲色情笑话,但是……”
  话音未落她就头朝下被按进枕头里。
  程晋同强行用被子把她裹起来。
  方璐翻过身,发现自己可以活动但是不能起身。因为程晋同坐在床沿轻轻压着她。
  “我看着你睡。你睡着了我再走。”
  他给她的印象一直过于谦和和温柔。所以当他忽然展现出细微的强势,方璐完全做不出反应。她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儿。
  心跳的加快一定是因为熬夜。
  方璐心想着:虽然我不知道酒精浓度这个知识,但是心跳加快这个我知道。
  她蹬蹬被子,程晋同细心地为她掖好被角。
  方璐拉好被子,轻声说,“没骗你,是真的睡不着。”
  “闭上眼睛,别说话。”
  方璐一瞬间就在心里咒骂:能不能别说得这么温柔……
  这样的情绪让她更焦虑,她继续蹬被子。程晋同见状正想拍拍她的背以示安抚,方璐带点恼火地拽住他的衬衫袖口,“好啦你。我勾引你那是喝醉了,你现在这么清醒这样抱我叫我怎么想?”
  程晋同顿时僵住。
  方璐马上意识到失言。可氛围已经不可控地急转直下得尷尬起来。
  她挠挠头发,“我饿了,一天没吃东西。”
  程晋同看看她,起身把她拉起来,“我给你做。”
  程晋同拉开冰箱门,被冷藏室里几乎空空如也的样子惊到。
  方璐跟在他身后,不好意思地用手指划脸,“我们叫外卖吧。”
  程晋同仔细查看冰箱里的材料,侧边放着些许调料,搁架上放着几颗蔬菜。
  这样的场景放在这巨大的双开门大冰箱里,就像冷气一起凄凉。
  “我不做饭的,所以几乎不买。冷冻室有点食物。”
  程晋同又打开冷冻层,出乎他的意料,冷冻层里反而有许多上等的食材。他不禁好奇,“你不做饭吗?这些食材都不错。”
  “对,我就买这些。小茹来找我的时候会做饭。她做饭很好吃。”
  “给你做牛排怎么样?”程晋同查看着两块菲力。
  “好。”方璐双眼亮亮得。
  程晋同环顾四周,这个厨房是半开放式的,非常明亮宽敞,“这个厨房看着几乎没用过。”
  “我住进来不到一年,几乎不开火。也就朋友来的时候用用。”方璐听从他的指挥给他准备器皿,“而且我很喜欢把家里打扫得很乾净。”
  程晋同用小汤锅煮水,取出些许意麵,“虽然你不做饭,器具倒是很齐全。”
  方璐嘻嘻哈哈地打趣,“把东西买齐了好使唤朋友做饭。”
  程晋同挽上衬衫袖口,熟练地开始醃製解冻好的牛排。
  他顺手接过方璐递给她的锅,端详了一阵,“你有铸铁锅吗?”
  方璐满脸问号,打开放锅的柜门,“我不懂的,你看看。”
  程晋同自己挑了个锅,等锅热的时候把准备好的意麵放进已煮开的沸水。
  倒上油,他把牛排放进去的瞬间,锅发出轻微的滋滋声,诱人的香气肉眼可见地徐徐冒出。
  他所有的动作都一气呵成,没有一个细节是多馀的。
  方璐不掩惊讶。对于她这样不会做饭的人来说,他们这些一看就精于厨艺的人好似有着指挥食物原料、控制油温、辨别香料的天赋。
  她至今也没想通,大家都是做一样的动作,为什么有些人可以看起来这么游刃有馀,锅里的油也不会往外溅。
  而她做这一切时,根本没有一样物品是会听话的。那些油就是跟她作对,它害怕会做饭的人。而面对方璐,它就是要故意起烟吓她。
  牛排的表面微微变焦,程晋同放进四块黄油,放上迷迭香和蒜粒。
  黄油融化,他倾斜铁锅,用小勺子快速把黄油浇注在牛排表面。
  醇厚的黄油香味引出浓郁的牛排香味,混杂着微微的香料味道。
  方璐感觉自己已经控制不住地流口水。
  尤其是程晋同做这一切时的动作行云流水,他专注的样子平添帅气。这一切已经属于艺术欣赏的范畴。
  当前最秀色可餐的究竟是大厨还是牛排,方璐都糊涂了。
  牛排被取出静置,意麵被分成两小份,放在牛排边上。程晋同的手法看着十分专业,他的手腕一转,意麵就在牛排边圈出一个十分规整的形状。
  方璐瞪大眼睛看看初步装盘完毕的食物,刚回过神不一会儿,就看见程晋同已经做好酱汁,轻轻倒在牛排上。
  迷迭香被放置在牛排顶部。程晋同用叉子对摆盘稍作调整,轻声说,“吃饭吧。”
  不过二十分鐘,方璐吃惊地看看厨房。使用过的器皿少而有序,他做料理的动作乾净利落,还能在间隙顺手做简单的清洗。
  方璐想起自己随便做点什么就一副灾难现场的模样,不禁有点惭愧。
  “你要喝红酒吗?”方璐指着客厅的酒架。
  “你想喝的话我陪你喝点。”
  “好,喝点我可能会睡得比较好。”
  程晋同仔细查看之后取了一瓶sauvignon,“这瓶应该比较配。”
  方璐看着他倒酒,实在忍不住,“你为什么看起来那么专业?你不是兽医吗?”
  程晋同轻笑,“你尝尝牛排,我等你的评价。”
  方璐早就迫不及待地切下一小块牛排,横切面的中心是深粉色,顏色一圈圈规律地向外逐渐加深,透着肉眼可见的鲜嫩。
  肉质的层次感比她想象得还要惊人,鲜嫩的肉感与醇厚的香气同时在口腔中化开。
  方璐捂住嘴巴,“为什么这么好吃?!”
  “你喜欢就好。”程晋同笑瞇瞇地看着她。
  方璐觉得自己词穷到丢脸,恨这一刻无法说出更多溢美之词,只得举起酒杯,“谢谢程医生。”
  程晋同与她碰杯。他一边慢慢切牛排一边瞄着她的反应。
  方璐又吃了两块,才觉得自己终于可以从惊喜中缓过神,对他发出连珠炮般的疑问。程晋同早就看出她的表情,轻声解释,“我很喜欢做料理。”
  “可是……”方璐想了想,“小茹做饭也很好吃,但你很明显跟她……不太一样……你有点太专业了……你要是跟我说你是职业厨师我也会信的。”
  “我父母有几家餐厅,他们都很擅长料理。我从小有模有样地学,但是怎么都比不上他们。”
  “做西餐吗?”
  “都有。西餐,日料和中餐馆。”
  因为他的诚恳,这样的坦白都没有炫富的意味。
  方璐恍然大悟,“小茹说你家里条件好,怪不得……不过你为什么不接家里的生意啊?”
  “我没有做料理的天分。”
  方璐差点被意麵噎住,“这还没天分?”
  程晋同摇头,“我只是比普通人好点。”
  “那你该看看我做饭的样子。”方璐努嘴,“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做’没天分’——不,’没天分’这种词形容不了我,我会给你展示什么叫爆炸式料理。”
  “这是一个原因。”程晋同笑道,“主要还是因为我从小就喜欢小动物,当兽医是我的人生理想。”
  “那你爸妈不会很气吗?”
  “一开始是,但我很坚持。我很早就知道料理只是我的爱好,当兽医是我的梦想。”程晋同慢悠悠吃着牛排,“最终他们还是同意了。所以我总觉得我妈妈逼我相亲是因为这件事而’报復’我。”
  “应该的。”方璐点点头,表示理解,“尤其你还为了理想过入不敷出的生活……”
  “嗯,我知道。所以我想让她开心。”
  方璐再次举杯,“我为我的词穷抱歉。但是我非常喜欢程医生的料理,我再敬你。”
  “谢谢。”程晋同轻笑着与她碰杯,“应该的。我不过顺口一提,你竟然真的为我们忙里忙外,我过意不去。”
  “别客气,我重新有点工作的感觉以后很开心。”
  “之前为什么不工作?”程晋同不禁好奇,他很想问,又怕这样会触及她的隐私,因而犹豫了好一阵才小心翼翼地说,“是因为结婚?”
  “嗯。”方璐显得并不在意,“我硕士毕业后工作了一段时间,很短,不到一年。结婚的时候我公婆希望我顾家,他们对我很好,所以我慢慢在考虑。随后当时工作上也出了点事,我就辞职了。”
  “因为太辛苦?做设计一直熬夜?”
  “对,赶case的时候很普遍。不过不是因为这个。这工作虽然累,但是带给我的成就感很大。”方璐露出轻微的嫌恶,“主要因为当时公司老闆开始对我毛手毛脚的。我确认辞职以后,当着所有人的面扇了他一个耳光就走了。”
  程晋同吃惊地看着她。
  “好多人为这事说我神经病。”方璐耸耸肩,“无所谓了,我就这样。”
  “你做得很好。”
  “谢谢。”方璐莞尔。
  程晋同看看餐盘又看看她,拼命把嘴边的问题嚥下去。
  他不想这么直接地打扰她,两人确实很聊得来,但这依旧是她的个人隐私。他不知这背后的隐情,或许不该鲁莽地问,不该这样揭她的伤疤。
  方璐把最后一点意麵饶在勺子上,慢悠悠地说,“离婚以后消沉了一段时间,只旅游不做事,人都变笨了。昨晚坐在电脑前,发现我还是很怀念那种看似微不足道的成就感的。或许我是该开始考虑了……”
  “想重新回去工作?”
  “嗯,在考虑。我的资歷其实不够好……”方璐顿了顿,忽然想起什么,满是期待地看着他,“程医生,关于诊所装修的事,我来cover账单好吗?”
  “为什么?”
  “我觉得可以帮到你们。我昨天就这么想了。我知道田医生一定不愿意,所以我现在跟你私下说,作为朋友你会理解的。麻烦你也不要告诉他。”
  “不行。”程晋同想都不想就回绝,“让你白做设计我们已经是厚着脸皮,不能得寸进尺了。”
  “别这样想。”方璐诚恳地解释,“如果仅仅是为了省钱,我要到处跑厂家,找关係,讨价还价。我徒增工作量。我有朋友在这个行业,现成已有价位适中的供应商,我可以省很多精力。你要是真的过意不去,就答应我。”
  程晋同把刀叉放下,思考许久。他显得相当严肃,“那这笔钱我会付给你。”
  “不是吧?你不是没收入吗?”
  “我……有点存款。”
  “哎呀,不要啦。”方璐拍拍他,“不要气你妈妈了,老拿家底贴梦想。”
  “我不能让你承担……”
  “我本来就想捐钱给诊所,这笔钱就当用在装修上了。”方璐坚持,见他神色冷峻没有同意的意思,她转转眼珠,“这样,你就把这当成一笔捐款,而且不是我一个人承担。我会拉上小茹跟覃沁,他们不是定期给你们捐款吗?我让她把捐款停两个月,这账单我们三人一平分,就是小数目了。”
  程晋同黑色的眼眸中透不出任何情绪。方璐没有任何退让,两人在这片沉默中静静对峙。
  他表现出的强势让她暗自意外。方璐想着:他明明是个温和又平易的人呀。
  程晋同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该答应,但他内心深处,对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心软。
  “我真的很想帮你们。”方璐双手合十,“求求你。”她转向老咪,柔声道,“对吧,老咪,我们帮帮程医生?”
  老咪的头贴在前脚上,他的眼睛半瞇着。恍惚间程晋同觉得它翻了个不屑的白眼,可是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
  方璐心满意足地笑,“它说好。”
  最后他妥协,点点头,感激又无奈,“好。算上我,我们四个人分。”
  方璐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伸出小指,“不要告诉田医生。”
  如同鬼使神差,连这样幼稚的事他都已经感知不到。程晋同的右手小指与她勾在一起。
  她晃晃两人的手,轻轻盖章,发出悦耳的清理笑声。
  程晋同惊讶于他感到一阵微微的醉意。
  这是沉溺在这红酒中的快乐,让他无法把目光从眼前的人身上移开,让他想跑进清冷的空气中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