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意外受伤
作者:欧乐檬      更新:2024-05-13 23:14      字数:3790
  方璐用两天给自己的设计定稿,之后的事比她想象中顺利。
  她抽空领了位师傅去诊所做详细的测量。程晋同很忙但还是与她间聊几句,与以前不同的是,他脚边躺着一隻体型巨大的拉布拉多。
  程晋同介绍这是他的狗,叫“贝图”。
  它耷拉着耳朵趴在地上,看着着实乖巧惹人爱。方璐忍不住摸它的头逗它。
  贝图闻闻她的手,然后用下巴靠她的手掌。
  方璐内心十分欣喜,因而离开时显得恋恋不捨。但她还有事忙,于是两人只是匆匆说了几句。
  又过了两天,方璐兴冲冲跑进诊所,“搞定啦!恭喜两位医生!”
  田昂蹲在地上给三隻狗套绳,抬头问,“怎么了?”
  “我搞定了。”方璐打了个响指,“田医生,你的诊所要焕然一新了。”
  “谢谢谢谢,我真的好期待。”
  “我随时可以开工,在二楼做简单的翻新工作了。想来约个时间。”
  “随时都可以。”田昂客气道,“你买工具的账单留好,我会付给你。”
  “都是藉的。我的朋友那儿齐全得很。”方璐朝程晋同眨眼。
  程晋同微笑,知晓两人间的这个“秘密”。
  “你坐会儿,跟程医生聊聊天,现在正好得间。”田昂起身,“我带它们散步。”
  方璐挥手与他道别。
  程晋同给她倒水,“辛苦你了。”
  “不会,贝图在吗?”
  程晋同忽然有点酸,“你都不跟我间聊就直接问它?”
  “它太乖了,我没跟它玩够呢。”方璐期待得两眼发亮,“你什么时候再带它来?”
  “那我明天带来,你来玩。还有,我想请你吃个饭表示感谢,你什么时候有空?”
  方璐还未回答,就听见诊所门上沿掛着的小风铃传出声响,本是清脆的碰撞声都可以显得如此暴躁,她不禁好奇回过身。
  一个男人牵着一隻体型中等的黑色梗犬快步走进来。
  男人光头,粗重的双眉紧紧皱在低陷的山根上缘,密得似乎透不过气。他穿了件黑色长袖t恤,套着黑色羽绒服,与那隻黑色的狗几乎融为一体。
  梗犬一见到他们,便发出沉重的呼嚕声。
  主人与狗有股一模一样的坏脾气神态。
  程晋同认真端详着那隻狗,光头不客气地开口,“它生病了。”
  “哪里不舒服?”
  “一直喝水,尿尿都是血。”
  “那恐怕很严重,你带它跟我……”
  话音未落,一隻猫跳上笼子,梗犬对着它疯狂吠叫。
  方璐觉得自己被这震耳欲聋的声音晃到几乎快要脑震荡。
  程晋同依旧平稳,正想安抚梗犬,光头忽然把绳子一丢,“你带它。”
  “为什么?”
  光头耸耸肩,“我不能碰它,它会咬人。”
  方璐在这延绵不绝的吠叫中震惊得回不过神,忍不住质问,“你不是主人吗?”
  “它谁都咬,脾气就是坏。”光头不屑,“我管不了。”
  方璐被他的逻辑气绝,“那,为什么要我们带它?连你都咬,对陌生人岂不是更危险?”
  光头不服气地指指程晋同,“你不是医生吗?你不是专业的吗?当然你弄啊!”
  方璐还想与他继续吵,程晋同轻轻拍她的后背,她这才停止。
  程晋同冷冷看他一眼,走向梗犬,在离它有点距离的地方慢慢蹲下。
  方璐紧张地盯着他,嘱咐道,“你小心……”
  程晋同的每个动作都很缓慢,他小心翼翼够到绳索,压低声音柔声道,“好,没事……”
  梗犬停止吠叫,后退一步,齜牙的动作愈加显眼。
  “乖,没事,没事……”程晋同一边说一边拉拉绳子。
  梗犬喉部发出的呼嚕声越来越响。在这片不大的空间中,这种暗沉沉的威胁比刚刚的吠叫更为瘆人。
  方璐的头皮已经开始发麻,“程医生……”
  “没事。”这句话是说给她听的。程晋同的双眼一直跟随着梗犬的动作。
  梗犬齜着牙看看两旁又看看光头。
  程晋同起身,他手里依旧抓着绳索。
  光头显露出轻微的不耐烦,“你在等什么?”
  “等我同事回来。”程晋同严肃的语气中带着轻微的不满,“你帮不到我,那就等着。”
  光头指指方璐,“不是还有个人吗?”
  程晋同终于露出些许怒意,他想说点什么,想了想还是把话嚥下去。
  这隻狗如果真的在尿血,可能情况会很严重。他不想因为激怒主人而失去救治它的机会。因为他不知道这个光头还会不会带它去找其他医生。
  “既然知道它会袭击人,为什么不给它戴口套?”
  光头耸耸肩,“怎么戴啊,它咬人。”
  诊所的门再度被打开,田昂牵着三隻小狗回来。
  梗犬又开始疯狂吠叫并且作势朝小狗扑去。小狗也回应以吠叫。整个诊所顿时乱成一团。
  田昂拉紧绳子,试图把他们拴住,程晋同也拽紧绳索。
  就在那一瞬间,梗犬忽然掉头,扑向程晋同。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田昂小跑过来,与程晋同一起把梗犬制服在地上。程晋同冷静地握住它的下頜骨,把左手从他的口中挣脱出来。
  梗犬被套上口套,田昂把它抱上检查台,他的动作迅速又利落,准备给他抽血,同时也轻柔地安慰它。
  程晋同用右手按住它的枕骨,他这才甩甩左手,查看伤痕。
  被咬的部位在手臂接近手肘的位置,附近也有许多显眼的血痕。
  方璐脸色发白地看着他们。
  “帮我拿包消毒纸巾好吗?”
  受伤的是他,可偏偏听到他的声音,方璐无端安静下来。她自己也惊讶于这样绝对的信任感。她匆匆取出消毒液和消毒纸巾,帮他清理伤口。
  血跡擦拭乾净,伤口的形状终于显露出来。他的左手臂上有三条明显的带状伤口,更像是被梗犬的牙齿划伤而不是咬伤。
  田昂一边为梗犬抽血一边问,“严重吗?”
  程晋同先是活动手肘,然后活动左手五指,有轻微的疼痛感但是不严重。
  田昂指指光头,“你过来。”
  光头略显惊吓,但依旧嘴硬,“我也被咬过……”
  “这不是它的错,而是你的!你怎么对待你的狗的?会把你的狗教成这样?”田昂不客气地呵斥,“既然它有这样的表现为什么不带它上课?为什么不戴口套?”
  方璐瞪大眼睛看着他。
  她印象中田昂非常憨厚,讲话时也总是笑瞇瞇得,有与程晋同如出一辙的温和。此刻田昂忽然拉下脸,不留情地训斥客人,让她倍感惊讶。
  光头被他这样一说也瞬间噤声,但他的脸上仍旧写满不服气。
  训斥结束,田昂没有停下的意思,但他的语气稍显缓和,开始以理服人。他一边给梗犬打针,一边苦口婆心地讲,从犬类生理常识讲到犬类攻击行为再讲到犬类训练。
  光头听得一愣一愣,渐渐点头说是。
  光头前脚刚踏出诊所,方璐就对田昂伸出大拇指,“田医生!”
  田昂不好意思地笑,帮忙给程晋同包扎。
  “不过怎么会有这种人啊……”方璐不满地嘟囔。
  两位医生见怪不怪,“很常见。”
  “啊?!我以为来这里的都是看了电视追过来的女生。最多也就拍拍合影,摸你一下揩个油。”
  程晋同微笑,“那些才是少数。”
  “合影就算了,还有人揩你油?”田昂忍不住打趣,“这就不行了,我们卖艺不卖身的,要不要我做块牌子摆在这里?”
  程晋同幽幽地说,“是有这么一个投怀送抱的……”
  方璐发出疯狂的咳嗽声制止,同时狠狠瞪了他一眼表示威胁警告。
  田昂的眼神在两人间转了转,小声说,“去医院看看。”
  “不严重。”
  “对,是要去医院,不能大意。”方璐赶忙说,“你有车吗?我带你去。”
  田昂咯咯地笑,“他有自行车。”
  “那我去开车过来,很快。”方璐抓起包。
  “真的不用……”
  “用的用的。”田昂马上打断他,笑瞇瞇地说,“麻烦璐璐了。”
  眼看着方璐就要窜出诊所,程晋同试图拉住她,喊道,“璐璐……”
  田昂眼疾手快把他按住,喊得比他还大声,“等你哦璐璐!”
  方璐的身影一下就消失了。程晋同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不是吧田医生?你自己看看,伤口不深……”
  “我知道。”田昂忽然压低声音,“给你创造机会。”
  程晋同愣住。
  “璐璐多好,喜欢她就快点行动。别等。”
  程晋同尷尬地挠头,“我……你怎么知道?”
  田昂笑得隐隐得意,“你哦,整天说璐璐这,璐璐那。她一来你眼睛就发光。当我傻啊看不出来?”
  “这么明显吗?”
  “我们认识多少年了兄弟。”田昂拍拍他,“我上次跟璐璐聊,她没说什么,不过我觉得追她的人不少。”
  程晋同无奈地轻笑,“你什么时候开始八卦……”
  “我跟你说,出了这条街,人形禽兽遍地走。她分分鐘被别人追走。”田昂指指门,“璐璐有这样貌,这身材,性格还大方外向的,不懂你那套含蓄扭捏的喜欢。”
  程晋同坐直身子。
  田昂看他像听课,讲得更来劲,“你不如直说。”
  “她不想怎么办?”程晋同犹豫,“有点复杂,因为……她以为我在追别人……”
  “那你就要给暗示,保证你们之间不是纯友谊。”田昂指手画脚如同在指点江山,“你要小心,等她把你放进friendzone,你就玩完。”
  “怎么暗示?”
  “多聊感情方面的话题,话语之间透露出你喜欢她那一型,夸她漂亮。旁敲侧击她喜欢什么样的约会,喜欢怎样的感情发展模式。”田昂敲敲桌子,严肃道,“最重要的是,增加肢体接触。”
  程晋同听得津津有味,随后低头,看见两人的手还搭在一起。
  两位医生隐晦的笑容剎那间消失,迅速挪开手。
  田昂轻咳两声,“我看呢,再这样下去,她就真要把你当哥们了。不要搞出我们之间的这种纯汉子友谊……”他顿了顿,“听着怎么也不对……”
  “我懂你的意思,你别说了,越说越歪。”程晋同轻笑,“原来你这么深藏不露,怪不得本科就追到班花。”
  “今天哥哥就把这毕生绝学传授给你,百试百灵。”
  “你试过几个?”程晋同反问,“怡婷知道这事吗?”
  田昂举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做出噤声的手势,“其实也就对她一个人用过,别告诉她。”
  “结婚都四五年了,有什么关係?”
  “你不懂婚姻。”田昂神神秘秘地笑,“我看见璐璐了,快去,别让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