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曖昧
作者:欧乐檬      更新:2024-05-13 23:14      字数:3081
  方璐嘟着嘴,鬱闷地坐下。她又伤心又懊悔。她找不到自己做错的原因——她从来没有找到过——可她当真不想浪费今天特意买的食材,也不想在程晋同受外伤的情况下还逼他喝出内伤。
  丁芸茹露出不忍的表情,她完全体会得到程晋同的痛苦——方璐的每一个朋友都体会过这难以言表的痛苦——但覃沁的笑声太过不留情面,而程晋同拼命克制表情的样子带着些许滑稽。
  在这样诡异的氛围中,丁芸茹也只得拼命把嘴角的笑意压下去,小心翼翼地递过纸巾,“程医生,你……你没事吧……”
  覃沁捂着胸口,仰天笑得停不下来。他是在场的人中唯一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痛苦之馀,程晋同怎么都想不通,明明每一个步骤都与他自己做的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经手人是方璐而不是他。为什么味道会如此诡异?
  仿佛鯽鱼体内或者配料沾上了莫名其他调料,连豆腐都透着一股酸味。
  “对不起。”
  她的声音轻柔而充满抱歉。程晋同擦擦嘴,赶忙安慰,“其实没有那么差,还是有香味。”
  覃沁笑得更大声,“她手里出来的都是毒药!”
  方璐见他咳得两眼微微发红,更是心疼,她端过汤,“你别吃了,我拿去倒掉。”
  程晋同拉住她,“没事,我尝尝鱼肉。”
  覃沁凑到他身边,“在那之前,程医生有什么遗愿赶紧说。”
  儘管委屈着,方璐还是瞪他,“你再说就给你吃。”
  覃沁瞬间噤声,笑容消失不见。一秒之内他整个人都消失在丁芸茹背后。
  程晋同夹了小片鱼肉,吃完的感觉更加痛苦。
  方璐更加心疼,眼红着快要掉眼泪,“我错了,你别吃了。”
  “是我的错。”程晋同努力安慰,“我教的有问题。”
  “好了,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事不能商量吗?有话不能好好说吗?何必要做菜呢,这么极端。”覃沁从椅子背后站起来打圆场,“我们特意在鐘鼎轩打包的晚饭,多好吃啊。别管那倒霉的汤了。”
  桌上瞬间摆满餐盒,诱人的叉烧香气升起,方璐的情绪才好转。
  四人吃着饭慢慢聊天。覃沁小声安慰方璐,说她能把每样菜都做得食不对味也是一种天赋,因为这种天赋靠练习是得不来的,她比专业厨师还要技高一筹。
  方璐忿忿地瞪他一眼。
  覃沁继续滔滔不绝,说她的菜可以用来刑讯逼供,他这样的硬汉也要在她的菜面前秒跪。他可以把她推荐去军情处当头号审讯专家。
  方璐左耳进右耳出,只顾吃菜。
  丁芸茹则与程晋同细细研究起那碗恐怖的鯽鱼汤来。两位有着半职业水准的厨师把汤里的鱼肉、配菜一一挑出,各自品尝小口然后吐掉,研究到底是哪一个步骤出了问题。
  丁芸茹猜测配菜放得太久已经坏掉,因为方璐平时不做饭,冰箱里频繁出现莫名其妙的东西,她经常上门给她扔食材。
  程晋同表示今天的配菜都是新鲜的,刚刚买。
  于是两人愁眉不展地看着这碗汤。方璐的厨艺是一个未解之谜。
  收拾餐桌时,程晋同简单叙述了今天发生的意外以及需要借宿方璐家的理由。
  覃沁和丁芸茹表面不以为意,私下交换了一个眼神。很快两人就藉故要走。
  方璐很惊讶,这两人拎着水果、啤酒乃至烧烤夜宵上门的时候一般都是要聊到凌晨。
  覃沁系着鞋带,漫不经心地说,“我们要回去造人,她今天排卵……”
  话音未落丁芸茹就把他的头按在墻上,“不要听他胡说。我想起来要跟我奶奶视频,就先回去。再联系,有事给我打电话。”
  方璐发愣着看着两人跟逃命一样离去,她看看掛鐘,嘟囔道,“这么晚了,跟奶奶视频?”
  程晋同翻着两人留下的水果和啤酒,“要喝一罐吗?”
  “你不累吗?”方璐回过神,“我带你看看客卧。”
  方璐带他到东侧一间小小的房间,房间乾净整洁,单人床靠着一扇窄窄的落地窗,窗外微弱的点点星光照进房间,很是幽静。
  “这间本来是书房,客卧会更大。可因为我很喜欢做手工,需要大房间,就把两个房间换了。希望对你来说不会太小。”
  “不会,很漂亮。你喜欢做手工?我能看看吗?”
  “好呀。”方璐露出灿烂的笑容,“就在隔壁。”
  工作间足有那间客卧的三倍大。工作间初看有些许凌乱,但其实做着细緻的分区。
  上次来时,程晋同只记得散落在桌上的巨大纸张。这次,这些设计图已经整齐摞在一侧。房间角落里放着各式各样的工具箱。
  靠窗的小桌子上放着台式电脑,靠墻一侧的桌子则大了许多,上面摆着一个青色的小花瓶,边上的白色物体看着像个模具。
  “哦对,这个花瓶是我做给你的。”方璐把花瓶递给他。
  “给我?”程晋同接过把玩,发现材质很独特,“这不是陶瓷吗?”
  “是滴胶。”方璐把白色的模具递给他,“虽然诊所里的猫都因为身体活动不便,但普通花瓶还是容易被打碎,很麻烦。所以做滴胶的,漂亮也不易坏。”
  “我都放弃考虑用易碎品装饰诊所了。”
  “那是因为你们没遇见我。”方璐笑道,“滴胶很费时但也好玩。缺点就是我自己开模,只能做这种矮矮的小花瓶,款式也很简单。”
  “很漂亮。”
  “谢谢。我原想做两个白色的,后来花心思调了这个青色,比较素雅,不花里胡哨又有点变化。如果你不喜欢我就做两个白色的。”
  “这个顏色很好看。”程晋同微笑,“我以为你是送给我,没想到要放在诊所。”
  “家里不要用这种便宜货啦。”
  “可是你做的我很喜欢。”
  方璐对这讚扬十分受用。她活泼地跳跳,“那我很开心。”
  “没想到你这么细心,麻烦你。”
  “不要再这样说啦,我本来就很喜欢玩这些。我能自己动手做的话正好一举两得,帮你们省钱。”方璐拿过一本速写本,“你看,这些都是我画的首饰设计。”
  程晋同一页页翻过去,越来越钦佩,“你可以去做一线品牌的设计师。”
  “这话我爱听。”方璐欢欣地摸摸脖子间的吊坠,“我都是自己做着玩而已,最多送朋友。”
  “这是我的真心话。”
  “谢谢。行内人都知道这只是小打小闹。我的爱好而已。”
  “这是你自己做的吗?是玉吗?”程晋同指指她手里的吊坠,“我能不能看看?”
  “好呀。不过不是玉,只是我在巴厘岛捡到的小石头。”方璐把坠子递给他,“当时看着很透亮很喜欢,就带回来自己打磨。”
  程晋同垂眼看着这块水滴状的石头,通透剔亮,他当真以为是玉石。他微笑着抬眼看她,“我分辨不出。”
  “玉呢……”方璐正想解释,就对上他的双眸,不自觉噤声。
  她没有把项链取下,就这么由他看,因而两人的距离忽然就被拉近。
  方璐看着两人的鼻尖快要撞在一起,倍感尷尬。
  她发现自己不能这样近得看他的眼睛,因为他黑色的眼眸中总是带着温柔,看上一眼,心里就会有温热的流水淌过。
  第一次见面时过于丢脸,因而方璐把两人间所有的可能性都故意放弃。她只想把他当朋友,儘管如此她也不能否认,眼前这个人带着耀眼的光芒,让她无处闪避。
  越了解他,她就越羡慕他所喜欢的人。
  有时候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努力帮他。可她控制不住。
  方璐暗想:要论以前,这样的帅哥与我单独相处,我早就搂住他的脖子狂吻,然后往床上拖。可这是程晋同……我到底要被拒绝、要丢脸多少次才能醒悟?
  他对她太过于完美了,好似一个梦,是不真实存在的幻觉。
  方璐一把拽过坠子,移开目光,庆幸自己控制住了再度的出丑。
  “那个……你要不要先休息?”
  程晋同静静看着她,温和地说,“好。”
  方璐给他指出浴室的位置,为他准备了新毛巾和牙刷。程晋同走进去又很快折返回来。
  这次轮到他有点不好意思,“你家里……有没有男性的衣物可以借我?”
  “唔?”方璐一边想一边打开储藏间的门,在各种盒子里翻找,“之前那个男朋友的东西,我好像已经都还给他了……”
  “之前的男朋友?”程晋同很好奇,又不想表现得太过明显,“多久以前?”
  方璐推回盒子,对他微笑,“我有给客人的睡衣,你可以穿。”
  她的笑活泼又狡黠,程晋同内心不禁咯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