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交往模式
作者:欧乐檬      更新:2024-05-13 23:14      字数:3800
  例行道完晚安,方璐发现自己关上卧室门时竟然有点恋恋不捨。
  她跳到床上抱住被子,在一片安静中听到自己欢快的心跳。她抖抖双脚,自言自语,“我竟然还能干出这种事,让这么个大帅哥一直住客卧住了那么久?”
  她坐起身,笑容甜蜜,语气却颇有些忿忿,“那么久……我竟然能控制住自己不半夜扑到客卧去把他睡了?我这是着了什么魔?”
  老咪跳上她身边的圆垫,舒服地瞇起眼睛趴下。
  “嘖,别人都是引狼入室。可我这是把羊引入了我的狼室。我为什么要那么老实?”方璐猛地把老咪搂进怀里,宠溺地说,“你说是不是呀老咪?”
  老咪睁开眼,不满地蹬腿。方璐故意紧紧抱住它,被它不满又无奈的神情逗得直笑。
  忽然她想起了什么,眼神暗淡许多。她幽幽叹口气,心想她说过会帮他追祝笛澜。
  可是过去这段时间他们都没有提过这事。
  方璐想着:我或许是有点私心,但程晋同为什么不提?不好意思吗?我下次见到笛澜要怎么说?
  她忽然又变得鬱鬱,一头栽在枕头上。
  老咪终于得以挣脱,躺回属于它的专属垫子。
  方璐轻轻握住它的前爪,轻声问,“老咪,妈妈该怎么办?”
  老咪轻巧地收回自己的爪子,垫在脑袋下,瞇上眼睛自顾自睡着了。
  因为重新装修,方璐还为诊所策划了一个小型的开业仪式。
  她用亲朋好友们送的花束与贺卡简单装饰门面,又托关係联系到电视台的编导,过来做了期报道。
  田昂翻看自己的社交主页,他的粉丝数大增,很多人私信他表示想来领养动物。
  他十分欣喜,急着与方璐分享,方璐一边敷衍他,一边竖起耳朵听远处的电视编导与程晋同在聊什么。
  编导向程晋同要联系方式,问他愿不愿意参与棚内访谈节目的录製。
  方璐努努嘴,虽然有丝无端的醋意,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副好皮囊不上电视确实可惜。
  田昂也跟着一起偷听,高兴地轻声说,“程医生又可以吸引粉丝了。”
  “你又卖他。”
  “放心吧,程医生可老实,我知道他的,不会跟女明星闹出新闻来。他不喜欢女明星。”
  方璐斜眼瞥他,心想: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田昂嘿嘿笑着朝她挤眼。
  程晋同送走编导就朝她走过来。方璐其实一直盯着他看,却在这一刻转过身装作忙碌地用空气擦桌子。
  “谢谢你的安排,很有心。”
  方璐心里乐开了花,但还是嘴硬着说,“拿你们练手而已。我打算趁着年底的假期给小茹安排一连串的婚前派对,要做很多策划。今天试了看来效果不错。”
  “这样啊。我有被邀请吗?”
  “新娘伴娘的睡衣派对。”方璐揶揄道,“着急要看啊?”
  程晋同举手表示投降,“我错了,我不知道。”
  “知道你想看另外的伴娘。”方璐嘟嘟嘴,声音也小了许多,“我会帮你说好话的,你不用心急。”
  程晋同愣了愣,“不是的……”
  一直躺在检查台边睡觉的贝图忽然嚶嚶呜呜地哽咽起来。这一次它的哽咽越来越大声,几乎变成了哀嚎。
  程晋同马上把它抱上桌子,方璐心疼地捧它的脸。
  田昂马上带着止痛针出来。一针下去,贝图的哀嚎才渐渐停息。它垂下眼,又慢慢睡过去。
  程晋同如鯁在喉,他把头轻轻靠在它身上。
  田昂轻轻拍拍他的肩膀,“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我知道。睡着时都会被痛醒……已经越来越严重。”程晋同两眼通红,“这週六是它17岁生日,我想给它庆祝。”
  “理解。”田昂点头,“带它出去走走。明天怡婷休假,会来帮我。你就不要记掛这里了。”
  他从未表现出这样的伤心和脆弱。方璐也瞬间红了眼眶,她轻轻摩挲他的手臂以示安慰。
  晚上,程晋同做完饭,看见方璐与贝图并排躺在地上。贝图每天只做少量的步行运动,其馀时间都躺在地上休息。
  为了让它开心,方璐也躺着逗它。贝图垂下的眼眸里满是忧伤,但它的动作似乎又显得很高兴。它伸着前爪,头颅和舌头跟着方璐的手势动来动去。
  方璐陪它玩的同时,自己也笑得十分开心。
  只要她一笑,程晋同就很难从她身上移开目光。
  他把她拉起来,“先吃饭。”
  方璐把手里的零食放在地上,贝图趴着慢悠悠吃着。
  “你想怎么给贝图过生日?”
  “跟家里人,我爸妈会给他特製一个生日蛋糕。你也来吧。”
  “我?可以吗?”
  “当然。贝图很喜欢你。”
  方璐不由得开心,“对了,之前冯医生告诉我,说贝图游泳的时候可以缓解痛苦。”
  “对,我也是偶然发现。贝图并不是游泳,只是漂浮,藉助水的浮力。所以我要一直抱着它。在没有止痛剂的情况下,它在水中睡得最好。”
  “一直抱着?那岂不是很久?”
  “夏天的週末我就带它去郊区的湖,连着两天都在水里。”程晋同笑道,“每次我都能泡脱一层皮。好在它睡得很好。”
  “现在是冬天所以没办法了吗?”
  “嗯,水温太低。”
  方璐扒了两口饭,忽然说,“我们带它去泡温泉吧。”
  “公共温泉不会允许宠物进入。”
  “我知道,但是有私人温泉。”方璐扔下筷子到处找手机,“我有个认识的朋友,我现在给他打电话……”
  “璐璐,先吃饭……”
  方璐已经把手机贴在耳边,“喂,誒,我是璐璐……”
  说了两句她又说起俏皮话来,笑得十分夸张。她习惯性地把腿盘上座椅。
  与她住了那么久,程晋同也发现她的行为有一种不修边幅的不吝。她不啻于装淑女,因而身上总有股热情满满的野生劲。
  程晋同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喜欢上这样的姑娘。可他就是被箍得一步都走不动。
  他怔怔地望着她,连她说了什么也听不见,只听到她掛掉电话以后发出轻快的欢呼,“搞定!”
  方璐盘腿坐在地上,程晋同拿了两罐啤酒,与她一起坐下,看到她电脑上似乎在做大型会场佈置的设计图。
  贝图走过来躺下,把头靠近他怀里。老咪跳上沙发坐在两人中间。家中只有一隻垂垂老矣的拉布拉多,老咪的心情没有那么坏了。
  程晋同呷着啤酒,好奇地问,“这是什么?”
  “给小茹办的婚前派对之一。”方璐把电脑侧过来,让他也能看见,“好看吗?”
  设计图似乎是巨大的会场,屋顶及两侧都摆满花朵,繁复却不庸俗,东北角有一片巨大的紫藤瀑布。
  “很漂亮,不过这会场是不是太大了?”
  “我也觉得,做那么大的设计我都控制不好,怕到时候效果俗得不行。”方璐忍不住吐槽,“覃沁是有钱不怕炫,自家的山庄说定就定了,苦了我这个设计师。”
  “那山庄是凌顾宸的。不过无所谓,他们关係好,都是大股东。”
  方璐惊讶地看看他,“你也认识凌总?”
  “从小认识的朋友。”程晋同漫不经心地说,“你跟他很熟吗?”
  “还行。”方璐若有所思地拧起眉毛,“你跟这种财团少爷们都是发小,为什么要在我这里装低保户蹭住啊?”
  程晋同一愣,马上挪到她身边,堆上笑脸,“我跟他们没得比。我是无收入青年。不要赶我走。”
  方璐撇撇嘴表示不满。
  “我知道你可能听厌了,但我还是要说。”程晋同殷勤地给她开酒,“你真的是我见过最有天分的设计师,现场一定很惊艷。”
  “对哦,你为什么不去跟覃沁住?”
  “你看,贝图这么可怜,它又那么喜欢你。”
  趴在他怀里的贝图应声发出一声长长的拖音。
  方璐瞬间就心软地摸摸它,“好啦,我都是看在贝图的面子上。”
  “这么大的会场要请多少人?”
  “就家人。你会收到请柬的。”
  “我也有份吗?”
  “当然,你是伴郎。”
  “我以为我能作为你的plusone入场。”
  “干嘛,你要带plusone吗?”方璐斜眼质问。
  程晋同被她瞪得曖昧的笑容都收起,颤颤巍巍地说,“不是……”
  方璐这才满意地看回电脑,调出文档,修改着活动策划的初稿。
  程晋同懊恼地想:她为什么会想歪?为什么不按套路出牌?是我暗示得太差劲了吗?
  “说起来,小茹就是因为给凌总做秘书才认识覃沁的。”
  “这我不知道。”
  “嗯,覃沁是第一个让我觉得死缠烂打竟然能对乖乖女生效的人,可能就是缘分吧。”
  “怎么说?”
  方璐靠向沙发作为休息,“小茹呢,跟我很不一样。她从小到大就是那种传说中的’隔壁家的小孩’,全面发展得优秀。自己也是乖乖女,踏踏实实地唸书、工作,连恋爱对象都是跟她一样的好学生。一开始被这种做派痞混的紈绔子弟追,她都吓死了。”
  “那你是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你会答应跟什么类型的人约会?”
  方璐想了想然后噗嗤笑出声,“说起来,我好像真的很顏控。小茹还老说我胡来,她说交往呢,要先双方有点了解,有点好感。然后循序渐进地发展,一次一次约会按节奏来……”
  “难道不是吗?”
  方璐看向他,“程医生你也是这样循规蹈矩的人吧?我感觉得出来。”
  “如果你要说这是循规蹈矩,那就算吧。”程晋同笑笑,“总要从交谈开始了解对方……”
  “你果然适合相亲。”
  “你一般都怎么跟人约会?”
  方璐一拍茶几,爽朗大笑,“我当然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上床再说!总要先验货,货满意了我才能保证我不跟对方浪费感情对不对!”
  酒噗一声总嘴里喷出来。程晋同慌乱地拿纸巾擦拭地毯。
  此时方璐的手机正好响起,她甚至没留意他的表情,就接起电话习惯性地走到阳台上去,“小茹啊,我正好想找你……你老公真是个神经病,给我这种大会场,我上哪给他找五百个人填满这个鬼地方啊……”
  擦地毯的动作好像都是机械。程晋同只听到自己暴躁的心跳声,他无奈地揉揉眉毛,正好对上了老咪无精打采的眼神。
  “老咪,你说我该怎么办?”
  话一说完他就有点后悔。竟然要跟猫询问情感问题了?
  老咪不屑地眨眨戴眼罩的眼睛,默不作声地晃着尾巴。它一副黑社会大佬的坐姿和神态让程晋同好像听到耳边一个声音不屑地嗡嗡:
  怕什么啊,你个废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