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被叨扰的告白
作者:欧乐檬      更新:2024-05-13 23:14      字数:3466
  方璐抱着老咪哭到睡着。第二天醒来,一想到此刻贝图可能已经走了,她又一阵哭。
  哭得老咪嫌弃地把尾巴扫她脸上,作势要走。
  以前它这样甩冷漠脸子,方璐也就由着它。可她今天完全不想松开手。她紧紧抱着老咪,抱得它发出巨大的抗议声。
  她没什么精气神,迷迷糊糊躺到傍晚,听到门铃响。
  程晋同红着眼睛站在门外。
  方璐一见他就抱着哭,反倒是他一直安慰她。
  两人像是无精打采的蜗牛,懒懒地躺在客厅地上,喝酒聊天,谁的电话都不接。
  程晋同以前送走的家养狗都是自然死亡,这次选择安乐死依旧给他带来了超过预期的打击。
  冬天正午的暖阳照进客厅时,一个睡在沙发上一个躺在地上。
  方璐把程晋同踢醒,他就揉揉眼睛乖乖去做饭。两人这么在家躲了两天,做着一日三餐,照顾一隻猫,伴着啤酒胡天海地地瞎聊。
  最终还是丁芸茹看不过眼,带着老公破门而入,把两个一脸鬱闷昏昏沉沉的人拎起来扔进浴室。
  衝过澡,方璐情绪缓和很多。程晋同的精神又恢復正常,开始帮丁芸茹收拾家。
  方璐坐在地上吃葡萄,覃沁拿着啤酒一脸坏笑地在她身边坐下,“你这一扑真挺厉害,帅哥都上门了。”
  “滚。”
  “我以为你只是爱发花痴,看来还是有本事的。”覃沁双手抱拳,“方大小姐,失敬失敬。”
  方璐白他一眼。
  不过也不得不暗暗承认,她跟程晋同已经把除了接吻与上床以外的事都做了。两人相处得像结婚二十年没有性生活的老夫老妻。她暗自心惊。
  覃沁盯着电视屏幕还不停碎碎念,“你跟笛澜这种浪起来没边的玩咖整天绕着我老婆转,我还真得小心。”
  听到她的名字,方璐忽然情绪复杂,她尽量让自己听起来漫不经心,“笛澜最近怎么样?有交新男友吗?”
  覃沁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哼哧,“她交哪门子男友。破言情剧都演不过来。”
  方璐垂眸,若有所思。
  “她很胡来的,不会照顾自己。”丁芸茹擦着桌子,“程医生你怎么也这样跟着她胡闹?”
  程晋同不好意思地挠头。
  因为贝图的事他情绪低落了两天。但他发现躲在这里让他很快治愈这份悲伤的不捨。
  每天与方璐在家过着好似情侣的平凡日子,让他陷进一个温馨的节奏里不愿出来。
  这好像是一个冗长而没有什么情节的梦境,梦里只有他们自己。
  两人收拾完厨房朝客厅走去,丁芸茹正想说她,方璐就懒懒地指挥,“我要吃冰激凌。”
  丁芸茹刚转身,就看见程晋同已经早她一步拿出四盒冰激凌来。
  丁芸茹惊讶地眨眨眼,默不作声地坐下。她私下问过方璐是否与程晋同交往,方璐否认。她知道方璐不会骗她,她的性格是连一丝最小的秘密都保不住。可是眼前看见的两人的默契又没有那么简单。
  程晋同简单叙述了他在这里的原因以及贝图的安乐死。覃沁安慰地拍拍他。
  电视里开始播放齐静的节目,四人听见嘉宾里有程晋同都愣了愣。
  程晋同四处翻找手机,“今天几号?”
  “28号。”
  “哦,那是今天播出。”程晋同指指屏幕,“上週录的。”
  丁芸茹问,“新的吗?不是我们上次看过那集?”
  “嗯,新的。”程晋同猛然想起自己在节目里说了什么,有点紧张。
  另外三人浑然不觉,只是颇感兴趣地看着电视。
  程晋同懊恼地捏冰激凌,这是他之前想约方璐一起看的。结果现在无端生出两个大电灯泡,还在饶有兴致地点评节目。
  节目中,艺人小丸子抱了一隻猫,眾人抨击她借猫上节目,她坦言确实是藉的,为了程晋同她不论借什么都要上节目。
  其馀人爆笑。小丸子奇招狂出,做着骚扰程晋同的笨拙行为。
  电视里程晋同全程温柔微笑,丝毫不恼,也不跟着其他嘉宾嘲笑她。
  方璐笑得捧腹,还是认真说,“我觉得小丸子蛮可爱的。”
  “我也觉得。她在后台都跟我说了,希望我别介意。聊得多了我觉得她性格很好。”
  覃沁忍不住插嘴,“你喜欢这一型的?不是吧?你前女友不长这样。”
  两人从小就认识,程晋同知道覃沁身上有股痞劲,说难听点就是个搅屎棍,什么都能被他带到沟里去。因而在方璐面前他想努力解释,解释的样子也很费力,“我觉得她性格很好,是可以做朋友的意思,你不要扯到交往上面去。”
  方璐瞥他一眼,心情低落大半:原来我也是那个性格很好的朋友。
  “哦……”覃沁懒懒地拖长音。
  程晋同回味着这话,也隐隐觉得不对。
  他拼命想自己该怎么辩解的时候,节目里小丸子从他手里接过猫,顺便一把抱住他。
  摄影棚爆发出巨大的笑声,其他嘉宾站起身拉开小丸子。
  程晋同依旧带着面不改色的微笑把猫递还给他。
  跟节目里的笑声笑得一样响的是覃沁,他摀住肋骨,侧过脸看着方璐,“你看看,你扑帅哥比较猛还是小丸子比较猛?”
  方璐挥掌直击他后脑勺,覃沁轻巧地躲过,然后抱住丁芸茹把她挡在身前。
  方璐气呼呼地想挠他又挠不到,丁芸茹又笑又被勒得快喘不过气,还是好声好气地安慰她。
  程晋同无奈地低头按住眉毛,有着说不出的苦恼。
  节目中的小闹剧渐渐平息,主持人齐静笑着拉开小丸子,然后认真看着程晋同,“程医生现在有女友吗?”
  程晋同摇头。
  小丸子又衝过来,“我可以。”
  齐静拉开她,“程医生不可以。”
  方璐忽然插嘴,“齐静也是本人比电视上好看,你看,我们上次见她的时候她脸小多了。”
  丁芸茹若有所思地点头。
  程晋同的心猛地揪起来,心想马上就要到重点了,为什么女生的注意力这么容易被打岔?
  覃沁好奇,“你们什么时候见她的?”
  “去年烟火晚会呀,你忘了吗?我们溜到后台去的。”
  覃沁偏头想想,“那次不是……”
  “安静点……”程晋同不得不拍拍茶几打断三人,“看节目。”
  他已经焦躁得如坐针毡,而这三人竟然在聊齐静的脸上不上镜。
  程晋同心想:我现在可是已经紧张得连齐静长什么样都看不清了。
  三人稍稍安静,把目光重新放回电视。
  “听说节目播出以后去诊所看程医生的人很多。”齐静继续问,“有觉得困扰吗?影响到了日常工作?”
  “没有,并不多,不影响。”程晋同微笑,“很感谢爱心人士来领养动物。”
  覃沁忽然又大笑,“对,还有一个投怀送抱的。”
  方璐一拍茶几跳起来就要踹他,程晋同手忙脚乱把她按住。
  两人出于完全不同的理由在内心暗暗骂着同一个词:嘴贱。
  齐静追问,“有没有客人倒追你?”
  覃沁笑得更大声。
  程晋同懊恼今天怎么把他招来了。方璐的脸色已经漆黑一片,说什么都不会开心了。
  节目中程晋同继续否认。齐静追问他选女友的标准。程晋同怔了怔,认真道,“我喜欢开朗阳光的女生。”
  齐静流露出兴趣,“还有呢?”
  程晋同想了想,笑着用手比划,“这样脸圆圆的,嘴唇有一点厚。笑起来的时候很开朗很可爱。有什么说什么,藏不住话。”
  齐静敏感地指他,“你这是在形容人吧?你已经有喜欢的对象了对不对?”
  程晋同习惯性地挠挠头发,显得很不好意思。
  小丸子跳起来喊,“齐静姐!我脸圆!我可以笑得很大声!”她嘟起嘴,“我嘴唇很厚!”
  另一个男嘉宾拦住她,“你那是脸胖,不是圆。”
  摄影棚里的笑声震天响。
  方璐转过脸,困惑地看着他。
  覃沁和丁芸茹的笑声戛然而止,两人也盯着程晋同。
  程晋同感到自己在这片目光中心跳直击120。他暗暗想:这你总该知道了。
  他毫不躲避她的目光,他要用这样最温柔的眼神肯定她心中的答案。
  方璐的眉毛轻轻拧起,犹豫地问,“笛澜脸圆吗?”
  程晋同耳边彷彿听到落地玻璃轰然碎裂的声音。他懊恼地低头,气馁地揉太阳穴。
  方璐认真地追问,“你看错了吧,笛澜那不是标准的鹅蛋脸吗?”
  “直男对脸型判断有问题吧?”丁芸茹接话,“我老公也说我脸圆,我哪里圆了?”
  覃沁用手指刮刮脸,“鹅蛋脸不就是圆吗?”
  丁芸茹气恼地拍茶几,“鹅蛋脸很标准好嘛!圆是什么圆你不会看啊?”
  “椭圆不是圆啊?”
  “你说谁椭圆!”
  “我说笛澜椭圆啊!”覃沁求生欲大涨,掏出手机来狂翻照片,“你看我有她照片,她有时候看上去是圆啊!”
  “你瞎了吧!”方璐气得跟着一起拍茶几,“她脸那么小!明明是介于瓜子脸跟鹅蛋脸之间啊!”
  “她哪有那么好看,你们都一副被她洗脑过的样子……”覃沁嫌弃地嘟囔。
  丁芸茹指指电视机,“那你看齐静是什么脸啊?她总不圆吧?”
  覃沁认真看看,“她不一样啊,她脸长。”
  “那谁圆?”
  “小丸子不就看着挺圆……”
  两个女生听了更气,“你说我们跟小丸子脸型一样的吗?”
  覃沁大声叹气,辩解不急。
  跟着他一起叹气的还有在另个角落焦躁地疯狂揉脸的程晋同。他揉得头发都乱了,心里憋着一股气说不出。
  一旁的老咪嫌弃地看他,然后跟着一起用爪子揉脸。
  他精心设计的告白环节是怎么变成了对脸型的质问闹剧,他还真是没有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