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我也是有梦想的人了
作者:欧乐檬      更新:2024-05-13 23:14      字数:3680
  女洗手间白色的大理石洗手台上满是血迹。
  一个女孩痛苦地倒在地上捂着脸,她的双腿微微蠕动。
  程晋同迅速蹲在她身侧,扶住她的后脑勺,让她半坐起,询问道,“听得见我说话吗?伤到哪里?”
  女孩点点头。她把手放下又迅速盖上。
  方璐的脸色瞬间惨白,她以为女孩只是在地上滑倒,没想到她满脸都是鲜血,盖的连五官都看不清。
  她慌忙拿了一大盒纸巾,也跪在地上,“你摔倒了吗?”
  女孩虚弱地摇头。
  “那怎么……”
  “她鼻梁断了。叫救护车。”
  方璐不免有些慌乱,她没想到这里会出这样大的意外。洗手间里的血迹已经多到骇人,几乎媲美电视剧里的凶案现场。
  许多人挤在洗手间门口看热闹,还有人举着手机拍照。
  方璐不安,她隐隐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可是不知道如何入手。好在程晋同在,她感到心安。
  她慌忙起身,堵住门,好声好气地劝,“麻烦不要拍照……”
  没人理她。
  祝笛澜单手推开最外围的人,抓着一人的手机,冷冷地说,“删掉。”
  她冷下脸色的时候有种可怖的距离感。那个女生看了她一眼,乖乖收起手机。
  祝笛澜不客气地呵斥,“血有什么好拍的,要拍去秋千拍。”
  很快门口的人散了一半。她打个响指,使唤起覃沁的保镖来,保镖围住洗手间门口,勒令她们删照片。
  祝笛澜关上门,洗手间里只剩了她们四人。
  “我叫救护车了。”
  方璐很感激她有这样的气魄,却依旧担心,“照片传出去是不是不好?”
  “这些人我认识。我会处理,”祝笛澜的语气与之前的截然不同。
  “谢谢。”方璐拍拍胸脯舒了口气。
  程晋同猛然感到他扶着的那个女孩剧烈地挣扎起来。她死死捂住脸,拼命往程晋同怀里钻,原本已经趋于平静的她重新发出嚎啕的哭声。
  方璐赶忙跪在她身边,轻柔安慰,“很快就送你去医院。”
  祝笛澜不为所动,她依旧紧紧握着门把手,冷漠地看着他们。
  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她半张脸都沉在阴影里,透露出一股无法形容的凌厉气魄,她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站着,没有分毫同情与担忧。
  这股美与狠的气质混杂在一起,好似一尊毫无情感可言的雕塑。
  程晋同看着她,眉头紧紧蹙在一起。
  女孩哀嚎地停不下来,程晋同怀疑与她的鼻梁一起断掉的还有她的门牙,因为她哭喊着说的话他完全听不清。
  直到门外的保镖轻轻敲门,祝笛澜才转开把手,进来几位医护人员把女孩安置在担架上。祝笛澜神秘地微微一笑,慢悠悠跟在他们身后,看着女孩被送上救护车。
  程晋同直觉她很不对劲,这事可能与她有关。
  方璐略略安心的同时,还惦记着帮程晋同清洗他血迹。她用纸巾握住他的手,他却好像没有察觉。
  她抬眼,看见他一直盯着祝笛澜的背影。
  方璐感觉心脏好像被针扎了一下,她放开手,低头看到纸巾内侧的血迹,她无力地把纸巾折起来。
  她发现自己似乎失声了,没有力气说话。
  祝笛澜的背影消失许久,程晋同才反应过来,洗掉手上的血迹。刚刚那个女孩在看到祝笛澜的一瞬间就疯狂往他怀里躲,导致他的白衬衫上也都是斑驳的血迹。
  他试着用水擦了擦,无奈地自嘲,“我这样像杀人犯吗?”
  “嗯,”方璐擦擦鼻子,“我帮你去借件衬衫。”
  她无端地低落,程晋同以为她被刚刚的场面吓坏了,赶忙关切地安慰,“你害怕吗?”
  方璐摇头,不免又烦躁地抓头发。
  程晋同二话不说就拉起她朝会场外走去,“我们去散步。”
  室外清冷的空气穿过鼻腔直抵大脑,方璐这才略略清醒,她郁郁地坐在长椅上。看到刚刚他的眼神以后,她忽然觉得虚弱。
  对啊,我就是比不上她。她什么都好,漂亮,高学历,连这样的事都处理得高级利落。我要是男人也会选她。
  方璐不快地叹气。
  程晋同翻遍自己的西装外套,确认没有血迹,才披在她身上,小心翼翼地问,“你是不是晕血?”
  “不是,就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这是意外不是你的错。”
  “我还是觉得差劲,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
  “这不是小事了。也已经在你的责任之外,这个山庄的负责人会接手这件事。”
  方璐的眼睛被风吹得发红,她有点委屈,“我就是觉得我比不上她。”
  “谁?”
  “笛澜啊……她好像做什么都很简单……”
  “璐璐,你听我说,”程晋同握住她的手,指指会场,“那里面,占地几百个平方,层高十几米的会场是谁布置的?是你一个人的作品。你为什么会觉得你什么都做不好?我没见过比你更有能力的人了,你知道吗!”
  他故作夸张的样子搞笑像个小丑,她被他逗得直笑,笑着笑着忽然又无端掉起眼泪来。
  程晋同把她轻轻拥到怀里,像哄孩子一样拍她,“我知道,我知道。”
  “知道什么呀?”
  “你就是累了。白天在家赶设计赶策划,晚上还动不动去喝酒。连续那么久睡眠不足了,当然累。这样的大活动都要铆足了劲布置,亢奋的时候不觉得累,出了点小意外就难受。”程晋同温柔地摸摸她的脸,“别这样想好吗?你很棒。一会儿我们回家,你可以睡个一天一夜,睡到被饿醒,就会有我亲手做的料理摆在你面前。”
  方璐捂着脸倒在他怀里。她不出声地掉眼泪,想把这副疲累的躯壳狠狠哭下来。
  她什么都不用说,可他什么都理解了。他这样细心地照顾她,让她几乎想不出以前没有他的时候她是怎么度过每一天的。
  她感激且心生欢喜,可越想越难过。
  她想:这样好的一个人,终究不是我的。
  这个周末的懒觉没有她想得那么长,不到中午她就被丁芸茹的电话吵醒。丁芸茹在电话那头兴奋地说个不停,方璐一脸迷茫地听了很多遍才听明白。
  她一边听电话一边睡眼惺忪地走到客厅。程晋同正在厨房里做饭,香味飘进她的鼻子,她才略略清醒。
  程晋同把菜摆满桌子,她才挂掉电话,好奇地翻起社交软件。
  “什么事?我以为你会睡更久。”
  “嗯,小茹把我吵醒了。”方璐手一伸就摸到手边已经放好了一碗大酱汤。
  她不由心生感激,“被你照顾成这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我以后可怎么办。”
  “有问题吗?”
  “你把我的标准抬得太高了,我以后可怎么找男朋友。”方璐感到由衷的忧愁。
  程晋同笑得十分满意,“这个问题很好解决……”
  “诶,真的诶。”方璐盯着手机惊喜地说,“小茹说网络上都是那片紫藤瀑布的美图,现在好红呢,文泉山庄都出名了。”
  “是吗?我看看。”
  方璐把手机递给他。他看到instagram上标记这一地点的全是各类网红在秋千上凹造型的照片,虽然大同小异,但由于效果实在太好,引起了一阵热议。
  “嗯,确实很好看。不过还是你那张照片出挑,你也发一下。”
  “好。”方璐乐得合不拢嘴,“本来那个场景今天要拆,结果管理处现在接到很多合作邀约,他们在考虑要不要完整挪到其他地方保留下来。”
  “为什么要挪?”
  “那个会场被预约得很满,这些布景隔天都是要拆的。”
  “是吗,我都不知道。要是拆了很可惜,你费了那么多心血。能保留就太好了。”
  “小茹叫我别睡了,说山庄今天下午有人要联系我,要我帮忙看看挪到哪里,还有谈这个设计的版权费和使用费。”
  “你准备要多少?”
  “还真没想好呢。哦,我给律师打个电话,”方璐美滋滋地说,“好多年了没有因为自己的设计拿过收入了,心情真好。”
  “恭喜。幸好我做了大餐,否则对不起这样的好消息。”
  “谢谢。”方璐笑得眯起眼,“可以被人肯定的感觉真好。”
  “下午我给你烤个蛋糕庆祝。”
  “程医生,我被你养胖了!”
  “没有,很漂亮。”
  方璐的电话又响起,祝笛澜在那头问她愿不愿意接一个朋友的生日派对设计,布置就是要拍照好看而且不俗气。
  方璐正犹豫,听到她报出的数字顿时瞪大眼睛,“她把我当室内设计大师还是活动策划大师啊?这也太多了……”
  “没问题!她就是个冤大头,钱多烧的。价格我给你谈的,她就喜欢网上流行的东西,你把昨天那个设计缩小搬过去估计她最高兴,”祝笛澜说得十分轻巧,“就当白捡钱了,我把她联系方式发给你。”
  方璐愣愣地挂掉电话,她强烈怀疑祝笛澜故意给她抬身价。祝笛澜乱宰人的狠劲她是见识过的,被她宰得最狠的就是覃沁。
  以前她都是看着哈哈大笑,可这次是为她宰的,她就有点手抖。
  程晋同听到全部的对话,“怎么,不高兴吗?”
  “高兴。”方璐下意识地露出笑意。
  听到这种金额谁不高兴啊?不高兴那一定是因为激动到晕过去了。
  “那干嘛这副表情?”
  “我真的可以吗?”方璐难以相信这么多好事如山般倒来。
  “当然可以,我相信你,”程晋同也把这看作小事一桩,“我把照片给我爸妈看了,他们也很喜欢。搞不好下次开新餐厅也会请你设计。你要有心理准备,而且把档期给他们空出来。”
  方璐默不作声地扒拉半天饭,最后还是掩不住眼里的激动,“其实……昨晚也有很多人问我……愿不愿意帮他们做派对策划……我从没想过我可以靠这门手艺吃饭。”
  “你喜欢吗?”
  “喜欢,”方璐坦白道,“我喜欢这种把一片空白的地方填满的工作。”
  “那就去做,你帮我们的诊所做翻修的时候我就看到你的潜力了。”
  方璐甜蜜蜜地低头笑,“我一个人忙不过来……”
  “雇帮手。”
  “也许我可以开个工作室。”
  “当然。”
  方璐笑得眼里好似有闪亮的星星,“程医生!我也是有梦想的人了!”
  程晋同在那一刻看到了世界上最美的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