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开业典礼
作者:欧乐檬      更新:2024-05-13 23:14      字数:3628
  从过去五年间散的生活中离开,方璐一开始还有点不习惯。她逼自己作息正常,花很多时间画图和写策划。
  好在有程晋同的帮助,她做一切变得轻松许多。她竟然觉得自己越来越离不开他。
  因此不需要程晋同装可怜求她收留,她都暗自希望他能住得越久越好。
  她手头忙着一个项目,同时也在四处諮询僱人和开工作室的事。
  她去市内的cbd看了一间待租的办公室,回来时她经过鐘鼎轩特意打包了叉烧和烤鸭带去诊所。
  田昂乐呵呵接过,给她打包了一大袋猫罐头和零食作为感谢。
  他给她展示自己做的诊所网页,每隻救助的小动物照片都在上面。由于程晋同在电视节目中的出演很受追捧,诊所里健康的小动物都被领养走,留下的只有一两隻有严重缺陷的动物。
  诊所二楼得以间置,更好地发挥了收纳的功能。诊所的收益情况在好转,田昂每天都乐呵呵的。
  程晋同独自给诊所里那隻小小的腊肠犬梳毛,面带笑意地听着他们聊天。
  “想好带它回家了吗?程医生。”田昂打趣道。
  “你想收养牠吗?”方璐坐下认真打量它,“香肠很可爱啊,我也喜欢它。”
  “嗯,我想收养牠。”
  “它为什么没被领养?它没有大问题啊。”
  “最近得了皮肤病,”程晋同指指它身上的斑秃,“可能看着没那么讨人喜欢。”
  “哪会,香肠明明很可爱,”方璐宠溺地揉揉它的下巴,“又听话。”
  腊肠犬舔舔她的手心,把她逗得直笑。
  “你不觉得它身体那么长,腿却那么短,不成比例的样子很可爱吗?”
  “原来璐璐喜欢不成比例的东西。”田昂细细打量程晋同,轻声说,“看来比例太好也是过错。”
  程晋同笑得满是无奈。
  “香肠是我们乱取的,你们可以换个名字。”
  “不会,香肠这个名字很可爱。”
  田昂想了想,“比如,热狗。”
  方璐大笑,“还是香肠吧。”
  田昂拎着自己那份晚餐,与两人挥手道别。
  方璐陪他一起给香肠梳毛,“它多大?”
  “两岁。行为还是有点乖戾,我要慢慢教。”
  “你真的好有耐心,”方璐说,“不过恭喜你有新狗狗了。”
  “谢谢。这算我们一起领养的吗?”
  “好呀。”
  “今天的办公室看得怎么样?”
  “我很喜欢,差不多就这么决定了。”
  “覃沁帮你的?”
  “我找他了,不过这次不是他帮我,是凌总帮我安排的。”
  “凌顾宸?你们有那么熟?”
  “没有,所以我也奇怪。我跟他说我第一次组织团队什么的,不懂。他就临时从他公司的公关团队里安排了几个人。说初期可以帮我安排活动,还可以帮我招人。等差不多了再退给他。工资还是他开。”
  程晋同轻笑,“他倒是不怕你挖人。”
  “大公司的待遇当然比我这里好,我哪留得住他们。”方璐说,“不过真的没想到他这么上心,现在特别顺利。”
  “你特意找他了?”
  “没有,我跟笛澜喝酒的时候就顺嘴说了,他也在,就说帮我。他说我请他喝酒就两清了。”
  “那很好。要不是我认识他,真要觉得他追你。”
  “想什么,凌总都订婚了。”
  程晋同淡淡地说,“我知道。他对朋友很好,看来是真心把你当朋友了。”
  “那我更觉得奇怪了,我跟他没有私下接触。小茹订婚后我才在聚会上跟他聊过几句。”
  “可你跟祝笛澜关係很好。”
  “他又不是跟笛澜订婚。”方璐困惑地摇头,“反正我明天去签合同,就可以准备佈置开业了。”
  “开业的时候我请假陪你。”
  “谢谢。”方璐开心地抱起香肠,“香肠我们回家啦!你有新家啦!我给你介绍一隻猫!”
  老咪看到一隻以自己为中心疯狂绕圈的狗自然是由内而外生出嫌弃。
  程晋同看着她逗香肠玩,感到自己好似踏入了一个新的人生纪元。
  因为有贵人相助,她以极低的价格租到一个两层的办公室。一楼的面积小于二楼,相当于一个小型门面。
  她设计出前台之外,还靠墙摆了顶天的装饰架,把自己製作的各类首饰和家居饰品摆在架子上,她本意是作为装饰,不过要是有人喜欢也可以出售。
  二楼则规划出办公区和会客区。
  朋友们送的花篮摆在门口。丁芸茹早就订好餐厅要为她庆祝。她最后调整着展示架上各类饰品的摆放位置,看起来更美观。
  门被推开,凌顾宸捧着一束花,“恭喜啊,方老闆。”
  方璐惊喜地接过,“凌总太客气了!我还要谢谢你。”
  “祝你生意兴隆。不过我听说你已经接了很多订单了对吗?”
  “嗯,最近都忙。”
  “好兆头。”凌顾宸被展示架上陈列的物品吸引,走过去细细查看。
  方璐把花放好,“那些都是我自己做的。”
  “真的?很不错啊。”
  “哎呀,你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方璐摆手,“我这种小打小闹你就不要吹嘘了。”
  门又被推开,响起一个清丽的女声,“你收拾得怎么样了?”
  “嗯,你也来了?”
  “我给你带了礼物,等下正好可以跟你一起去餐厅。”祝笛澜进门才看见凌顾宸,她愣了愣。
  凌顾宸指指架子上的首饰,“这些是她自己做的。”
  “我知道,”祝笛澜凑过去,指着一条波西米亚风的项鍊,“这条我没见过。”
  “我收拾家的时候翻出来的,那个木坠子好像是在马来西亚的什么小舖子里买的。就磨了一下穿起来,效果是还不错。”
  “很漂亮。”
  “你挑一个,我付钱,”凌顾宸笑道,“给方老闆做笔开门生意。”
  方璐慌忙说,“笛澜喜欢就随便拿。”
  “不行,要付钱,”他拉住祝笛澜,“你挑一个。”
  “这个我就很喜欢。”
  “那你戴戴看。”方璐正想把项鍊取出,手机就响起。
  她跑出去接程晋同。程晋同有点找不到路,捧着一束巨大的花站在街边。
  方璐接过花,开心说,“你就不用那么客气了。”
  “那不行。我的花总得是最大的。”
  祝笛澜好奇地看着她的背影,“誒,我觉得她交新男友了。”
  “前几天喝酒的时候不还说没有吗?”
  “也是。她什么都说,不会瞒我的。”祝笛澜撩起头发。
  凌顾宸给她戴项鍊,“好看。”
  “那就这条,”祝笛澜叮嘱,“你多付点,她不好意思开价的。”
  “我知道。”
  程晋同推门进来,屋里两人颇感意外。
  他笑道,“这么巧?”
  凌顾宸好奇,“你们现在这么熟?怎么认识的?”
  “嗯,这个故事很有意思。”
  “别说别说,”方璐摀住他的嘴,“我脸都丢到奶奶家了。”
  程晋同对她温柔一笑,“覃沁和小茹都看见了。”
  “我知道,”方璐撇撇嘴,“他们要是敢说出去,我就纵火。”
  程晋同的眼神让祝笛澜一下就捕捉到了其中过度的甜蜜。
  她狡黠地对方璐眨眼,“有戏吗?”
  被她一问,方璐顿时如有针芒在背。她硬着头皮把程晋同推到祝笛澜身边,故作不在意,“哎呀,程医生喜欢的是你,我们是真朋友。”
  程晋同跟祝笛澜一时间不知谁的表情更尷尬,露出相似的苦恼神情。两人都不记得上一次联系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很久不见了,”凌顾宸站到他们中间,“最近忙什么?”
  “还是在诊所,”程晋同顺势与他聊天,“我爸前几天还说约你去家里吃个饭。”
  “好,我抽时间。”
  祝笛澜凑到方璐身边,耳语道,“你不是吧你?连这都看不出来?”
  “看出什么呀。”
  “谁没事给你捧那么大一束花?你们怎么认识的?”
  “程医生对谁都很好啊,”方璐着急地辩解,“我们没怎么样。”
  祝笛澜蹙眉看着她,不由得感到奇怪。
  “差不多该走了。他们在等,”凌顾宸走过来,“方老闆结个账。”
  “你真的不用这么客气。”
  “快点。”凌顾宸笑着催促,把信用卡递给她。
  方璐不情不愿地取出pos机,她使用得不甚熟练。她心想自己写少了估计凌顾宸更不乐意,于是硬着头皮输入“100”,然后递给他。
  凌顾宸一脸“你在开玩笑”的表情,硬是又按一个零。
  方璐无奈地只会笑,“你不用……”
  她还没说完,祝笛澜就不客气地骂,“小气。”然后抬手又输一个零。
  凌顾宸无谓地耸耸肩,轻巧地就划了信用卡。
  方璐哭笑不得。
  付完账,祝笛澜和凌顾宸走到角落聊天,程晋同顺势站到方璐身边,“我帮你。”
  “哎,这种时候你不找笛澜聊聊天吗?”方璐轻声责怪,“真是傻,会不会追女孩啊?”
  程晋同看着她笑,“她有人给买项鍊。”
  “他们是朋友。凌总大方得很,我要是说一句,给我都能买。你给笛澜买就不一样。”
  “那我给你买。”
  方璐差点笑出声,“神经病,我自己做的首饰,你买给我?”
  程晋同不依不饶地说好话哄她。
  六个人在餐厅里为她庆祝,聊天氛围也是其乐融融得。方璐总是下意识地去瞄程晋同,因为他就坐在祝笛澜身边,她无法控制自己去留意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
  程晋同忽然想起那天派对的意外,“那个女孩怎么样了?”
  “哦,”祝笛澜漫不经心地说,“没事。”
  “是摔倒了吗?度假山庄的洗手间不会打扫得这么疏忽吧?”
  “经理在处理。”凌顾宸忽然接过话,“她说她不小心滑倒,山庄赔付部分医药费,和解协议应该已经签了。”
  祝笛澜淡淡一笑。
  程晋同扯扯嘴角,不再追问。他审视般地看着祝笛澜,她面不改色。
  他想不出具体的原因,但那个女孩满脸是血的模样暗示他,面前这个女人不是个简单角色。
  方璐正与覃沁拌嘴,余光就看见这一幕。程晋同的双眼像胶水一样粘在祝笛澜身上。
  她的心又不可控地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