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心意
作者:欧乐檬      更新:2024-05-13 23:14      字数:4409
  回家路上,程晋同开车,方璐一直看着窗外。
  他惊讶她竟然一改往日的话癆模样,关切地问,“是不是累了?”
  “嗯。”
  “怎么了?刚刚心情还挺好的。”
  方璐彆扭地努努嘴,“誒,我问你。”
  他等了许久没等到下一句,“我在听。”
  她不好意思地理理刘海,“你……跟笛澜发展到哪一步了?”
  “什么发展?”
  “你跟她约会的时候做了什么?”
  “请她吃了顿饭,就聊天。”
  “没干其他的?”
  程晋同奇怪地看看她,“干什么?”
  “你跟女孩约会真的就纯聊天啊?”
  “不先了解对方怎么相处?”
  “你……交往女友前,这一顿纯聊天的饭难道要吃半年吗?”
  程晋同轻笑,“看女方。我是没意见。”
  方璐嘟囔,“真不愧是你。”
  “被你嫌弃了?”
  方璐轻咳一声,“那你们都聊了什么?”
  程晋同拼命回忆,“也就……专业上的事。”
  “你约会跟女孩聊这个?”
  “她在念心理学,又是研究动作与微表情的。当然我是研究猫犬的,跟她不一样,但学术上的东西,她说的我有兴趣听。我说我的,她看着好像也没那么烦。不像相亲对像都想拿水泼我。”
  方璐一脸嫌弃,“服了你了。”
  “你说这话跟我妈一模一样。不过你不是也很爱听吗?”
  “我又没在跟你约会,”方璐双手抱胸,气闷地说,“那你们为什么没有发展啊?”
  “她……”程晋同顿了顿,他隐隐觉得这是祝笛澜的私事,不该由他们来八卦。便轻描淡写地带过,“她还没处理好之前的感情。”
  “哪个男朋友?我认识吗?”
  “你跟她关係那么好,应该直接问她。”
  “哎呀,我只知道她跟凌总的事……”方璐轻声叹气,“说实在的我也看不懂,凌总这都订婚了吧,跟她还是很好,经常跟着她来陪我喝酒。我不在场都不好意思,他们两个人相处太自然了,老夫老妻似的,被拍到就麻烦。”
  程晋同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
  “你不好奇吗?”
  “我知道的没有你多。”
  “是这样的。小茹还是凌总秘书的时候,凌总跟他现在的未婚妻在谈恋爱,期间凌总闹了个大緋闻——就是齐静——你上过她节目。”
  “嗯。”
  “就分手。他没跟齐静在一起,应该是跟笛澜在一起了。过段时间居然跟之前的女友复合还订婚。问题是他跟笛澜还是这样啊,经常在一起玩,他未婚妻都知道。你说是朋友吧……”方璐摆摆手,“他们是心大,我都看不懂。”
  “嗯。”
  “这故事听着乱吗?”
  “乱。”
  程晋同对刺探别人的情感隐私兴趣不大,这故事对他来说也并不吸引,因此就顺着她的话说。他专注在路况上,但还是想起了一些事。
  他见祝笛澜第二次的时候,凌顾宸很不高兴地跟过来。他那时候已在订婚状态,可两个人还是当着他的面就吵起来了。
  与她聊天的感觉并不来电,程晋同自然就退让,让他们自己争去。
  他漫不经心的样子很像是在出神回忆。
  方璐嘟起嘴巴,轻声问,“那你还喜欢她吗?”
  程晋同正好把车开入车库,脑子里又回想着那对怨侣在他面前吵架的drama场面,完全没听到她的话。
  强烈的委屈像翻涌的潮水一样把她湮没。
  他怎么可能不喜欢祝笛澜?当初是他主动追她,现在最多也是碍于凌顾宸的好友身份暂时避退。他的眼睛一到她身上就移不开,现在一听到她的名字,就出神,对方璐说话都是敷衍。
  方璐揉揉眼睛才没让眼泪掉下来:我算什么?我这样把他留在我身边到底是为了什么?这天底下还有我这样更傻更一厢情愿的人吗?
  程晋同停好车,“回家。”
  “我这样在你面前说她坏话是不是很过分?”
  “什么坏话?”
  方璐打开车门自顾自快步回家。她不知道自己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没有掉下眼泪。
  程晋同赶忙追她,“璐璐……”
  即使抓到前夫出轨,她不过也是衝进酒店房间狠狠扇了他一巴掌,回家再哭。她这一生,还没有喜欢一个人喜欢得如此卑微,几乎当面就要控制不住情绪。
  “你怎么了?”程晋同非常担忧。
  方璐甩开他的手,背对着他哽咽,“我不舒服,先睡了。”
  “怎么……”
  话音未落,卧室的门就啪地一声关上。程晋同瞬间吃瘪,但他也万分不解,不知她为何忽然生气。
  老咪从客厅跑过来,看到自己被拒之门外,流露出发自内心的不悦。它“喵”地大叫一声,随后开始暴躁地挠门。腊肠犬也好奇地跟过来,在它身后绕圈。
  程晋同发现自己怎么问她都不回答,乾脆举起老咪,“璐璐,老咪要进去睡觉。”
  方璐倒在床上哭了一小会儿,才留意到身边空空如也的垫子。
  老咪每晚都必须要在这里睡觉,否则它会有莫名的报復心。摔坏她的护肤品是常有的事。
  她抹掉眼泪,红肿着眼开门。不发一言地从他怀里接过老咪。
  程晋同眼疾手快地挡住门,握住她的手腕,“你怎么了?”
  “你别管。”
  “我惹你生气了吗?”
  方璐把老咪扔到床上,鼓起勇气小声说,“你不要再住在这里了。”
  程晋同傻眼。
  “我没办法……”方璐委屈地掉泪,“我没办法看着你喜欢我朋友,还能装着不在意地祝福你。只要不看见你们,我或许会好受点。”
  这段话的衝击太大,程晋同一时竟不知该欢呼还是要拥抱安慰她。
  “谢谢你照顾我……”
  “我没喜欢她!”程晋同着急得脸发红,“我都记不清她跟我说了什么!”
  “没关係的,你们都是我的好友。这是我的问题不是你们的……”
  “我……”程晋同顿时焦躁地摀住额头。
  在这种时刻他才会同意妈妈对他的评价:笨嘴拙舌。或许他用这个理由把她套在身边,从头至尾都是个烂主意。
  “我知道我比不上她……”
  “天吶!”
  程晋同狠下心,他捧起她的脸,用力吻下去。
  方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堵住唇,她后退一步。程晋同用力把她搂进怀里。
  她的脸涨得通红,不可置信地从喉咙里挤出声音来,“你……”
  “我喜欢你,”他斩钉截铁地说,“我喜欢的是你,一直都是你!”
  她红着脸愣愣地看他,“真的?”
  “我以为你看得出来。看来我只是个笨蛋。”
  她脸上还掛着泪珠,却依旧流露出欣喜的笑容,“我以为我在单恋你。”
  程晋同叹气,“我也以为你对我没感觉,只有我自己一个劲吃你的醋。”
  她猛地搂住他的腰,贴上他的唇。她一边吻他一边发出愉快的轻笑。
  她身上的香气像是把他包围。程晋同温柔地扶着她。这个缠绵的吻持续了很久。直到程晋同轻轻把她推到床上,方璐才受到惊吓般推他。
  “你……你不是这么快吧?”
  他的脸比她还红,他半撑起身,像在辩解地小声说,“是你说你喜欢这样……”
  “我喜欢什么呀?”方璐困惑,两人亲到现在哪说过几句话。
  程晋同尷尬地不知是否该继续,“那个……你自己说要交往的前提是先上床……”
  “啊?”方璐先是露出迷惑的眼神,随后她就意识到了……
  她马上脸朝下躲进被窝里,哀嚎道,“天哪我一天天得到底跟你说了什么?!为什么我在你面前总是这么丢脸?!”
  程晋同轻轻搂住她。
  “你别笑了!我好丢脸!”
  “我没笑。”程晋同努力憋住,“我也很丢脸啊,我从来没有厚着脸皮蹭在别人家里那么久。”
  方璐拽下用来挡脸的被子,“你不是为了继续蹭住就这样骗我吧?”
  “我豁出去了。我没干过这种刚表白就上床的事,”他忽然脱下上衣,好像在赴刑场,“既然这是你的风格……”
  方璐被他逗得大笑。
  两人抱着在床上滚了半圈,滚到了老咪脚边。老咪坐在垫子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两人。它不屑地动动尾巴,一点都没有让出半边床的意思。
  程晋同在它蔑视的眼神下叹气,“老咪给点面子……”
  老咪纹丝不动。
  方璐噗嗤笑出声,“算了,我没准备好……”
  “好,”程晋同坐起身,他用手心在裤子上摩挲了两下。此刻他的声音终于出现一丝颤抖,“我也很紧张……赶鸭子上架似的,我怕我发挥不好……”
  他英俊的脸庞上满是害羞,方璐宠溺地捏他的脸,然后又紧紧抱住他,小声说,“你抱抱我。”
  他紧紧搂住她。
  这一切都发生得这样不真实,方璐已经不知道自己脸上的泪痕是一开始因为伤心哭的,还是因为刚刚的喜悦笑出来的。
  他轻轻吻她的额头,“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也是。”方璐贴着他的胸膛闷闷地说,“我好怕你不喜欢我。”
  “你知不知道我脑补多少事?你出去玩又认识什么人了?那个沉青还想追你吗?你会不会心一软就答应了。”
  方璐咯咯得笑出声。
  “我怎么也得在这里守着,你要是敢带男人回来我就……”
  “干嘛?”
  程晋同叹气,“我也不知道我能干嘛。”
  “认识你之后,我好像谁都看不上眼了,谁都不如你。”她舒服地躺下,朝他伸手,“哄我睡觉,我要你抱着我。”
  程晋同乖乖地与她躺在一起,把她搂进怀里,小心翼翼地问,“那我们今晚不做其他事了?”
  方璐咬住手指,娇羞地说,“嗯。你吃得消吗?”
  “所以先问你。不然我怕我忍不住。”
  方璐轻笑着看他,她用手指刮刮他的鼻子,然后沿着他的额头一直划到嘴唇。他的眼里是一如既往的温柔,让她沉醉。
  “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很早。我觉得我第一次见你就有点喜欢你。”
  “哎呀,烦人。我那时候多丢脸你还说喜欢我。”
  “不会,很可爱。”
  “那你还在电视上说有喜欢的人了?”
  一提起这个,程晋同就气不打一处,“我说的是你啊!我说给你听的!本来很浪漫的事,我怎么知道有两个电灯泡?”
  方璐气得掐他,“你说我脸圆?!”
  “我错了!”他抓住她的手腕,重新把她拥回怀里,“我哪知道女生不喜欢听这个,真是奇怪……”
  “是你不会说话!”
  “怪我,”程晋同果断认下,“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生。”
  方璐还是不服气,“你干嘛不早说?我好丢脸。我整天蓬头垢面在你面前晃你知道吗?”
  程晋同轻笑。
  “我还穿得跟民工一样在你面前哼哧哼哧锯木头!”
  “我没逼你……”
  “我以为你对我没意思才这样的!”
  “在我眼里你做什么都漂亮。”
  方璐咬着下唇也挡不住甜蜜的笑容。
  他轻轻吻她,“我们交往吧。”
  她忽然紧紧攥住他的手,许久没说话。
  “怎么了?”
  方璐忽然显得很忧伤,“你跟别人不一样。”
  程晋同轻柔地为她擦拭眼泪。对她来说,这是她遇到的最完美的异性倾听者。
  “我……我交的第一个男友,交往五年就结婚,那时候我以为我人生里就是他了。”方璐不由得哽咽,“离婚之后,我交往的每个男友都很短暂,最多不会超过三个月。如果说我不会维持亲密关係,可我与前夫名义上的感情确实维持了很久,那为什么之后都不行?”
  她擦擦眼泪,“我好像从一个极端跳入了另一个极端。”
  “你什么都没有做错。只是没有遇见对的人。”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这么安慰自己。”方璐忍不住小声哭,“如果我跟你也只能维持三个月呢?我现在答应你就好像是在倒计时。”
  “不要这样想。”
  “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你,”她扑进他怀里,“程医生,我很喜欢你。我甚至不知道我该怎么跟你开始这段感情,才不会让结尾太难看。”
  “因为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程晋同耐心地安慰,“你不用哭。想要维系这段感情的不是只有你,我会陪你,我们一起努力,不是吗?”
  方璐把头埋进他的胸膛,她环着他的手有轻微的战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