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我替他娶你
作者:欧乐檬      更新:2024-05-13 23:14      字数:3905
  每天睁开眼,方璐都能闻到枕边那熟悉的另一个人的味道。她的笑容每天都在这样的阳光中自然绽放。
  程晋同永远都醒得比她早,他会做好早餐,放在小桌子上端到卧室看着她吃完。
  每天早晨,他们都在家门口亲吻道别,她开车去办公室。程晋同牵着腊肠犬悠闲地散步着去诊所。
  她经常会发呆着想:这一切是真是的吗?
  会不会在某一天,当她睁开眼,这个冗长的梦境就消失不见。她还是像原来那样独自生活着。
  丁芸茹的婚期临近,她不是本地人,就干脆住在文泉山庄的套房里。伴郎伴娘们也都提前两天住过去,准备婚礼。
  方璐只有在见到祝笛澜的那一刻才有惊醒的感觉。祝笛澜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她与程晋同之间的关系只有见面说“你好”的程度。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方璐在她面前总是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好像她偷了原本属于自己好友的完美男友。
  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事,就是凌顾宸取消了婚约,因为他的未婚妻是有名的音乐家,这件事就被公开在网络上。
  朋友们都猜婚约的取消是因为祝笛澜从中作梗,方璐和程晋同也忍不住在家看着新闻八卦许久。方璐这种憋不住话的性格,要照以前直接就去问她了。但她现在看见祝笛澜就心虚,躲都来不及。
  伴娘们整天聚在一起叽叽喳喳,新郎被吵得头疼,每天都郁郁地躲在自己的套间里跟伴郎聊天。
  伴郎团有五人,都是覃沁从小认识的朋友。大家兴趣爱好类似,整天聊足球和跑车。因为覃沁是个跑车迷,伴郎闻杰就在汽车行业工作,他用电视机投屏,开始说阿斯顿马丁的概念跑车。
  众人围成一团,听得津津有味。
  覃沁的保镖忽然推门进来,与他耳语几句。覃沁顿时拉下脸,扔下啤酒瓶就快步朝外走去。
  祝笛澜正在山庄会所的包间里跳得开心,方璐端着酒美滋滋地看着面前的型男。丁芸茹羞得满脸通红,不断用手遮脸但还是笑得很开心。
  包间中央一个脱衣舞男跟着音乐展现自己小麦色的肌肤和雄壮的肌肉。
  祝笛澜跟在他身后,双眼不离他的腹肌。她咬着一个吹龙口哨跟着音乐吹得很起劲。
  肌肉诱人的脱衣舞男把重点都放在新娘身上,在她面前撕下衬衣,贴着她热舞。
  方璐拍着大腿尖叫,丁芸茹笑得很好不意思,整个人都缩在沙发上。
  祝笛澜举起双手欢呼地跳,没站稳后退一步撞到一个人怀里。她以为又来了一个脱衣舞男。
  她转过身勾住他的脖子,用吹龙嘀得一声喷到他脸上。
  覃沁狠狠瞪她一眼。祝笛澜悻悻地放下手,吐掉吹龙口哨,佯装一副喝大了认不出他的样子准备遁地溜走。
  覃沁反手握住她的手腕,挥手叫停了包间里的欢乐氛围。
  三个女孩跟着他走到伴娘们居住的别墅前,覃沁一路忿忿地骂,“一看就知道是你的主意!”
  “也不是就我。”祝笛澜悄悄指指方璐。
  方璐迅速躲到丁芸茹身后,生怕这战火蔓延到自己。
  覃沁在她太阳穴上用力一按,“死丫头!”
  祝笛澜喊着疼想跑又被拽回来,“哎呀,这些就该结婚看,气什么呀,单身夜嘛!结婚后看你再生气来得及。”
  “就你馊主意多,”覃沁把她推到墙角,“站好!”
  祝笛澜知道他真生气了,只能乖乖靠着墙站。肢体语言虽然屈服,表情还是无所谓。
  程晋同与凌顾宸听见声响慢悠悠地走过来,看看他们在闹什么。
  丁芸茹拉拉他,“老公,算啦,不要骂她。”
  与她说话时覃沁就很温柔,“看什么脱衣舞男?就那点肌肉?有你老公好看吗?”
  丁芸茹笑着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这不就对了,”覃沁在她额头轻轻一吻,“不是要睡美容觉吗?早点去。”
  祝笛澜见她们跑远,也露出谄媚的笑容,挽住覃沁的手臂,撒娇道,“哥……”
  “把你的爪子拿开!”覃沁拉下脸指指她,“回去站好!”
  祝笛澜不满地嘟嘴,继续懒懒地靠着墙。她玩着手指,对覃沁骂她的话左一耳朵右一耳朵地听不全。
  凌顾宸走到两人身边,“怎么了?”
  “管管你女人!我老婆都被她带坏了!”
  祝笛澜不高兴地别过脸。
  “看脱衣舞男,亏你想得出来,”覃沁双手叉腰,“我都没这么疯!”
  祝笛澜不屑地哼笑,“你要是看脱衣舞男,那问题才大条。”
  覃沁气得跳脚,凌顾宸只能劝架。
  程晋同听清事情的缘由,一个劲憋笑,转身小跑追上方璐。方璐感到自己的手腕被人抓住,下意识地回头拍他,“干嘛啦!”
  丁芸茹看了他们两眼,笑着自己回房睡觉了。
  “跟你说几句。”程晋同不由分说把她拉到墙角的阴暗处。
  “别拉拉扯扯的。”
  “你怕什么?”
  方璐也奇怪,她向来谈恋爱谈得全世界都知道,没想到遇见程晋同竟然畏手畏脚得谁都不敢告诉。
  “别人都不知道我们的事。”
  程晋同抱住她,“你们真的看脱衣舞男去了?”
  “啊,”方璐眨眨眼,下意识地撒谎,“不是我的主意。”
  他眼里满是宠溺的笑,“你知不知道伴郎团在干嘛?我们围着ppt研究概念车,你们倒愉快,在包间里看艳舞。这跟我的认知有出入。”
  方璐笑着拍拍他,“时代是变了。”
  “我想你了。”
  “我们不是每天见吗?”
  “你连手都不给我牵。”
  “对不起,”方璐踮起脚尖轻轻吻他的唇,“我现在不想让别人知道。你再给我点时间好不好?”
  程晋同略显失望,“你还是对我没信心。”
  清亮的月光洒在脚边。方璐觉得自己很少见过如此美的夜景了,身边的人眼里似有星辰大海,美过这夜色。
  她想不通自己的不安来源于何处,只是轻轻吻他,随后便离开。
  独留程晋同自己在月光照不到的阴暗处静静站着。
  婚礼当天,新娘与伴娘大清早就起床做妆发。
  丁芸茹穿着中式的秀禾礼服,化完妆后整个人都透出娇艳欲滴的美丽来。方璐定定看着她,“你真漂亮。”
  丁芸茹微微红脸,“谢谢。”
  两人从大学时相识至今,一直都是无话不谈的好友。见到她今日的幸福,方璐竟也有种嫁女儿的感叹。她轻轻抱住丁芸茹,哽咽着说,“我好为你开心啊。”
  “谢谢。璐璐,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她们很想哭但都害怕毁了妆容,于是互相为对方轻轻抹泪,又哭又笑地聊天。
  祝笛澜靠着窗户微笑着看她们。很快她看到新郎的轿车队伍在别墅前停下,她招招手,“诶,他们来了。”
  方璐探出头去,看到覃沁带着五位西装革履的型男下车。
  她一眼就看见了队伍里的那个熟悉身影,嘴角不由得露出甜蜜的笑意。
  其他三位伴娘去堵门,祝笛澜关上门,坏笑着说,“诶,我看好多视频都让新郎猜人,好有意思的,我们也玩吧。”
  她翻出两块一样的红盖头,“璐璐你跟芸茹一起坐,我帮你遮。”
  “干嘛要我啊?”方璐摸摸肩膀,“你们两个的身形更像,我的肩跟胸很宽诶。”
  祝笛澜露出由衷的嫌弃,“他要是掀我盖头,我隔夜饭都要吐出来。”
  方璐认真说,“可是我也很嫌他啊。”
  丁芸茹笑得直不起身,“也没有那么差劲吧?”
  “哎,算了。陪你玩。”方璐爬上床与她并排坐着,“那你遮严实一点。”
  祝笛澜细心地把被子盖到两人腰部,两人又拿丝巾把上身的服装遮住。新娘带了凤冠,为了防止露馅,方璐也往头上乱七八糟地插了几只步摇,才盖好头巾。
  覃沁带着捧花走到新娘的房间门口,发现站了三位伴娘。
  丁芸茹之前是凌顾宸的秘书,所以这几位伴娘都是他的现任或前任秘书。秘书们好不容易得到这样揶揄大老板的机会,开启了疯狂吐槽的模式。
  覃沁带头笑得最大声。凌顾宸低头无奈地捂脸。
  尤其还有一位穿着伴娘的藕色纱裙的男士,那是他的头号秘书,叫郑辉,也是丁芸茹多年的gay蜜。
  伴郎团已经为谁要去牵这位雄性气息爆棚的伴娘争论许久,到这一刻都没有定论。
  郑辉对伴郎团的颜值则非常满意,牵谁都开心。
  覃沁好说歹说,塞了几个大红包才得以进入。
  进门又被床上坐着的两人惊到。
  祝笛澜得意洋洋地拦着他,“你要选,选中哪个就娶哪个,没有后悔药。”
  覃沁双手抱胸打量着两人,“还有一个是谁?”
  “不告诉你!”
  程晋同从一开始就留意着方璐的身影,全场除了他谁都没有想到。
  覃沁习惯性地去拎祝笛澜,“就你会找事……”
  程晋同轻声说,“是璐璐。”
  “哦,璐璐啊。”覃沁故意大声说,“那不亏,不亏。”
  全场爆笑,床上两人也憋笑憋得肩膀直发抖。
  从外观上确实很难判断,覃沁悄咪咪地想凑近看,被祝笛澜拦下。
  “你想清楚了。”祝笛澜笑着指指他,“掀错了就是两巴掌。”
  覃沁苦恼地摸后脑勺,左看右看。然后凑到程晋同身边,“你看着哪个像璐璐?”
  程晋同微微偏头仔细看着,“不确定。”
  “我看右边那个像我老婆。”
  “我觉得右边的是璐璐。”
  “靠。”覃沁拍拍他,“我要是掀错了,麻烦兄台帮我娶了璐璐。”
  程晋同憋笑。覃沁把他推到床的右边,然后小心翼翼地揭开坐在右边的人的头巾。
  方璐作势要扇他,覃沁反应迅速,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拎起来推进程晋同怀里。
  全场还在因为他选错而起哄,他就紧紧搂住左边的丁芸茹,喊道,“老婆!”
  丁芸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故作生气地指指他,“你……”
  “我错了我错了。”覃沁把捧花塞她手里,“走走,我们结婚去。”
  围观的众人又是鼓掌又是大笑。
  方璐笑了半天才发现自己被紧紧搂着,好在所有人的关注点都不在她身上。她把头上的步摇一支支拆下,程晋同微笑着帮她。
  方璐脸红着拍开他的手,程晋同松开,随后又悄咪咪地碰她的手指。
  她稍一躲,他就故意把她的手攥在手心,还十指紧扣。
  “哎呀,你别这样。”方璐很不好意思,红着脸轻声劝。
  “没事,我们现在抢伴娘呢,”程晋同不肯松手,“你想让我去牵那个穿裙子的大兄弟吗?”
  方璐被逗笑,还是不服气地说,“小辉辉很可爱的,牵他有什么。”
  他凑到她耳边,“我答应覃沁帮他娶你了。”
  磁性的男低音钻进她的耳朵,一路抵达大脑的神经中枢。她身上的酥痒感好像从脊椎开始一路外延。
  方璐害羞地低头,她觉得现在的自己浑身比窗外的骄阳还要燥热。